当前位置:咒语大全首页 > 真实的埋骨风水故事

真实的埋骨风水故事

  胡姓笔者回忆到,解放前他的祖父以测字、看风水、相地之类散工为生,由于这种通过数术占卜吉凶来糊口的活计知识含量比较高,所以往往被尊称为“金点”。祖父的本事都是早年从半本《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》中摸索出来的,可谓是真才实学,加上为人精明、性格仔细,久而久之在他那个圈子里就得了个“金点先生”的名号来,置办下的家业在当地来讲算是较富裕的大户。每天金点先生的必修课坐堂打卦,就是坐到街头上去为南来北往的各色行人讲谈命理、地理,有天细雨如愁,街上行人稀少,许多店铺因生意冷清,都提前关上门板打烊了。

  胡先生正在馆中闲坐喝茶,忽然就听街道上马蹄声响,马上乘客行到金点卦铺门前,猛地勒住缰绳,翻身跳下马,急匆匆走进店来。胡先生赶紧起身相迎,同时放眼打量来者,只见那男子四五十岁,体态魁梧矫健,一排有钱有势的土豪模样,行事如此张扬,应该不是响马盗贼,但他神色阴郁,满脸吊客临门的衰相,不知是不是家里死了什么亲眷才至如此。

  胡先生不敢怠慢,请那客人落了座,敬茶叙礼,无非是说:“贵客临门,不知有何见教?”那土豪抱拳道:“胡先生点金之名,咱们是多有耳闻,今日冒雨赶来,自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想问胡先生可懂相地相宅之道?” 胡先生就指这买卖吃饭养家,见到外行人,他如何能说不懂,当下里便自抬身价道:“非是小可自夸,小可早年曾有奇遇,在雁荡山中拜天目真人为师,得了许多传授,那些个宅经葬经、青囊奥语、灵城精义、催官发微诸论,无一不晓,无一不精,相地取宅是咱家本等的生意,自然不在话下。”

  那土豪闻言大喜,这才说起缘由。原来他姓马名六河,祖籍铜陵,后来做生意迁到洞庭湖附近居住,最近这几年来,马家凭着手段豪强,上通官府下通响马,垄断了当地的许多生意,钱多了就想造一片豪宅庄园,请个风水先生相形度地,选中了一块宝地,于是强取豪夺的侵占了土地,大兴土木建造宅院,费了许多的钱财,造的是高门大户、深宅广院,奢侈非凡。马六河最信风水,选这块地就是看上了纳财进宝的形式,宅中所有的院落格局,不分巨细,都请高明地师指点布置。

  等新宅建成后,全家老少高高兴兴的进去居住,谁成想刚入住,马老太爷就在院中滑了一跤,老胳膊老腿受不得摔,没挺过半天,便翘辫子咽气了。喜事变成了丧事,还没等把马老太爷发送入葬了,马六河的大儿子就在外地被仇人劫杀了。总之自打搬进马家新宅之后,家里接二连三的死人,算上仆佣帮工,全家七十余口的大户人家,不出一年,里里外外就横死了十三条人命。

  但说来也怪了,死的人越多,马家的生意就越兴旺,赚钱赚得教人眼晕。马六河贪图钱财富贵,硬挺着不肯搬家,但财运虽旺,家门却是遭了大难,眼看仍然不住有人横死暴亡,实在挺不住了,只好找人来改动风水,附近的地师都请遍了,却始终没有一点作用。

  马六河经人介绍,得知城里有为点金胡先生擅能相地,便快马加鞭赶来,要请胡先生去给看看,马宅那块风水宝地,究竟哪里出了差错,竟然如此折损人口,若有结果时,不吝重金相谢。

  胡先生一听之下,也觉得这事非同寻常,想不到死了这么多人,什么样的凶地竟然如此厉害?他生性谨慎,唯恐破解不得,对马家难以交代,正想找借口推辞,却见马六河从怀中摸出四根金条摆在他面前,这四条“大黄鱼”只是定金,事成之后,必定再有比这多上十倍的心意相送。

  胡先生被金子晃得眼睛一阵发花,心想:“马宅的形式如何,总要看过才知,这是我凭本事赚来的钱,有何所碍?难道将送上门的买卖就此推掉不成?再说那马六河冒雨赶来,我不可辜负了人家的意一片心意。”当即接了定金,收拾起应用之物,雇了辆驴车乘坐,跟随马六河回去相宅。

  到得马宅已是深夜,先在外边用过了酒饭,随后宿在客栈中,等转过天来,马六河陪着胡先生自内而外的相形度地。胡先生师传的《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》中,有“八宅明镜”之法,专能分辨宅院格局的吉凶兴衰,这些年来从没失过手。

  胡先生进宅后取出一枚小小的铜镜来,照着日影辨认方向角度,摸金之术出自后汉三国时期,实际上最早发源于西周时期的神符古术,不论是寻龙点穴,还是察形观势,历来都不用罗盘,用罗盘的不是古法。

  胡先生随马六河一路进去,穿宅过户,看了各房摆设,觉得条理详明,虽然谈不上十分高明,布置得却也该算可观。但条理详明只是一个因素,还要以“八宅明镜”之法继续推算,因为古书有云:“夫宅者,人之根基也,大小不等,阴阳有殊,若不遍求,用之不足。”

  自从宋代以来,阴阳二宅多取五姓音利,从姓氏的读音来分金木水火土,配合五行八门的方位来布置宅子。马六河家的姓氏与此宅并不犯冲,而且利财兴旺,所以这个缘故也很快就被胡先生排除了。

  随后又论黄白之道,推测日月、乾坤、寒暑、雌雄、昼夜、阴阳等等细节,只见马宅以形势为身体、以井泉为血脉、以砖瓦为皮肉、以草木为毛发、以门户为冠戴,一切形势制度没有任何不恰当的地方。

  再把马宅上下人等一一照面,也没发现其中藏有凶神恶煞之辈,胡先生不禁额头冒汗,不知马家是撞了什么邪,吉宅吉地,又有富豪之象,为什么家中屡屡有人暴病夭折?

  看罢了宅内,一无所获,只好到外边再看,马宅后边有片山坡,胡先生带人上了山,登高俯视下来,只见好一片山明水秀、龙飞凤舞的风水宝地。

  马六河见点金胡先生始终没瞧出什么名堂,心中更觉忐忑,就问他此地如何,究竟是吉是凶。胡先生无奈的说:“端的是块贵不可言的风水宝地,可为何……”说着话突然停下,倒吸了一口冷气,脸上竟已变了颜色,惊呼一声,“果然凶险!” 马六河被胡先生吓了一跳,知道多半是找出家中触凶犯煞的根源了,忙问:“先生何出此言?哪里凶险?”

  胡先生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说:“若非被我瞧破,你马家满门的男女老幼,都要到阴间做鬼去了。”

  马六河对风水之说是信入骨髓,闻听此言,心下更是骇异无比:“咱家这风水宝地,怎会如此凶险的运势?”

  胡先生指着山下对马六河说,你且用眼细看,马宅西侧的高山像个什么?马六河顺着手指看去,只见自家宅院后面有座秀丽葱郁的山峰,平时也见得惯了,习以为常,并未觉得怎样,但此刻加意端详起来,不觉也是一声惊呼:“分明像是一顶帽子,这是……是戏文里判官的帽子啊。”

  胡先生说,那山峰上窄下丰,高出两峰相对耸立如锥,山形避阳取阴,恰好笼罩马宅,这种形式在风水里有个俗名,唤作“鬼帽子”,也难怪阁下家里生意兴隆财源滚滚,因为这正是条森罗殿前判官收冥钱的财路。你这座宅子哪里都好,造的没有半点问题,只是扣在“鬼帽子”下,岂不是把此宅当作了阴宅冥府?恕我直言,不出三年,马老爷您家里就要死得鸡犬不剩了。

  马六河惊得魂不附体,当场揪住胡先生恳求道:“先生务必救救我全家老小,不管要费多少钱财,尽管开口。”

  胡先生宽慰他道:“马老爷倒是用不着担惊受怕,拼着舍了此宅,你全家搬走就是了,现在走还为时不晚。”

  马六河心里可舍不得这块纳财的宝地,眼珠子转了两转,央求胡先生道:“建造这座大宅虽然花费不小,但也没什么舍不得的。只是那‘鬼帽子’明明是片聚财的好风水,怎好使它寂寞无用,还求先生帮着想个妙法儿,周全我马家守住这条财脉。”

  随后马六河又拿出几根金条,软磨硬泡让胡先生再出良策。那胡先生随师学艺之时,就已知道一句古谚:“山川尔能语,葬师无食所;草药尔能语,医师无食所。”风水之说不应过分迷信,但古代先贤至圣也曾常谈天人相应之理,有时候山川地理似乎确实能左右吉凶祸福,所以胡先生总认为风水一道并非虚妄无用,也时常考虑给自己找块风水宝地,等到百年之后,荫福家门子孙。

  架不住马六河苦苦哀求,胡先生只得同意,其实要想留住“鬼帽子”这条财脉,倒也并非是什么难事,只须阴阳颠倒即可,先把阳宅舍了,然后再迁祖坟过来埋葬于此,马家的生意仍会越做越发达。

  马六河喜出望外,连赞胡先生不愧是“金点”中的高人,省里的名家都请遍了,谁也没看出马宅哪里犯了凶煞,可胡先生是火眼金睛,在山上一眼就能窥破玄机,真是神仙般的本领,遇到如此高人,必是该当咱马家气数不绝。

  马六河对举家兴衰之事不敢有半分怠慢,当下请胡先生在镇上最好的地方住了,派专人好吃好喝的伺候着,一面让他帮忙指画地脉穴道,一面举家搬迁离了新宅。

  正值马老太爷刚刚去世周年,择个黄道吉日,集合人手挖开坟墓,在夜间按规矩请来道士念咒安魂,孙男弟女们烧香磕头罢了,方才吊出棺材,灵幡明灯引路,黄牛白马拉车,把装殓马老太爷尸骸的棺材,运倒“鬼帽子”风水宝地重新入土为安。

  棺材是冥葬之事的核心,因为旧社会迷信风水,认为地有吉地凶地,星有善星恶星,如果找到一块吉壤作为祖坟,埋葬先人尸骨,后世子孙就可以借着风水龙气发迹。家族兴旺不外乎当官、赚钱,“棺材”与“官财”同音,取的就是这个意思,所以迁动阴宅祖坟,是非同小可之举,而且马家颇有财势,惊动了十里八乡的老百姓们都来看热闹,一时间观者如墙。

  原本的宅院基本上拆掉了,墓址也已选好,但为了防止走了阴宅里的龙气,在棺材运到之前并没有破土,等马老太爷的棺材运到地方,马六河立刻命人动手挖开坟土,自古都是崇尚深埋厚葬,棺材在地下埋的越深越好,只有穷人的坟才浅,不出半个月都得被也野狗刨开。

  那马家虽然有的是钱,但毕竟不是贵族,民国时期也不再有人在地底修筑冥室,只是要挖个深坑落葬。十几个大小伙子轮流开挖,这坑挖的比房屋地基打的还要深,眼看深浅就要合适了,却突然挖到一块石头。

  众人皆觉惊奇,这穴位乃是金点胡先生所指,怎么地层里不是吉壤,竟是岩石?那胡先生在旁冷眼相看,也觉得奇怪莫名,心想这回可失策了,怎么不偏不斜点了这么个石穴?怕是要当场出丑卖乖。正寻思着要找机会开溜,却见马六河面沉如水,阴着个脸走到胡先生身边,让他到前边看看,为什么穴眼底下会有岩石。

  其实马六河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,他宅子也拆了,祖坟也刨了,却在墓穴中挖到岩石,自然怀疑胡先生是江湖骗子,他自恃与官面上相熟,横行霸道惯了,弄死个把老百姓不算回事,当时就想要把胡先生活埋在坑中。

  胡先生追悔莫及,早知如此,当初开什么卦铺充什么金点,老老实实给地主家放羊也好,现在落个活埋的下场,自作孽不可活,也只好认命了。在众人相*之下,愁眉苦脸一步三挪的蹭到坟坑前,脑子里不断盘算着如何能捏个大谎儿出来保全性命。

  可临时抱佛脚,哪有办法可想?正没奈何的时候,却听挖土刨坑的几名长工大呼小叫,说是挖到的石头上有字迹,似乎是一截石碑,马六河赶紧让人把石碑掘上来。

  人多手快好办事,不消片刻,就将那石碑搬到坟坑外边,众人抚去泥土一看,见碑面上阴刻着六个大字,当时许多人围拢过来观看,识文断字之辈多能认得,众口纷纷念道:“居此绝……葬此吉。”

  马六河拨开众人连看了数遍,惊得半晌合不拢嘴来,咕咚一声给胡先生跪倒在地,磕头称谢不已:“先生真乃神术!我马六河今日算是彻底心服口服了!”

  胡先生本以为这回必被当场活埋填坑了,不想竟有如此奇遇。此地从未有人造过阴阳宅,土中所埋必是古之遗存,万没料到如此应验,他也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,更觉《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》言之有物,不是等闲的江湖伎俩可比。

  其时围观者人山人海,人人都拿胡先生当半仙看待,直如众星捧月一般,胡先生自觉飘飘然起来,心中窃喜,表面上却不敢轻易流露,只挑些场面话前来支应,当下主持为那老太爷落棺下葬,回家时得了好些财帛谢礼。

  此后胡先生声名远扬,提起金点胡先生,知道的都要挑一挑大拇指,赞他一声“神术金指”,但树大招风,渐渐就有许多贼人盯上了胡家,想绑了他去寻龙脉盗墓。

  胡先生自我膨胀了一段时日,见一伙伙响马巨盗不断找上门来,也不得不收敛起来,得敷衍处便敷衍,能躲避时躲避,但他自知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,再留在城里打卦相地,早晚要惹大祸,自己脑袋掉了不要紧,家里妻儿谁来养活?

  于是胡先生卷了金银细软,举家出奔,他本就不是湖南人,说走就走,并无任何牵挂。过了两年,赶上时局艰难,手头有点吃紧,想起还有一匣子“袁大头”埋在洞庭湖边的秘密所在,那是当年家境富裕时备着救急用的,先前走得匆忙没来得及带上,现在急需要用,便化了装易容改扮成客商回去拿钱。

  胡先生小心谨慎,处处躲人耳目,他又熟悉路途,没费吹灰之力,便轻易取回钱匣,准备带着钱回家的时候,忽然想起马六河来了,心想那年给他相取了“鬼帽子”阴财地脉,此时马家必定更兴旺了,何不前去叙谈一回,说不定能再得些好处。

  他打定主意就绕道去找马六河,谁知一到地方就傻了,马家满门都已死绝,连马老太爷的坟墓都叫散盗给刨了。胡先生觉得此事出乎意料,心里不免嘀咕:“莫不是我地脉相的不准,竟把马六河一家给害了?”可是转念一想,“不能够啊,那坟址中挖出古代石碑,分明写着居此绝、葬此吉,说明古人早就认出这块风水宝地了,又不是有人动了手脚,怎会有错?”

  胡先生满心疑虑,此事关系一家大户人家的几十口子性命,不打听明白了回家也睡不安稳,当即在附近套取舌漏,终于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经过,结果更是出乎他的意料。

  原来马六河家牵动了阴阳二宅,果然生意更加兴隆,买卖做得如日中天,钱财好似流水般赚进库里。可是天有不测风云,忽有一日,家里的水井被人投了毒,一并药死了几十口子,虽然家里有钱,但死得人太多,仓促间连棺材都置办不齐。

  马六河大骂胡先生是个神棍,这顶“鬼帽子”仍然戴在马家活人的头上摘不掉了。他怒气冲冲带人去城里砸胡先生的铺子,那时候相地的金点胡先生已经不知所终了。

  马六河遍寻无果,只得打道回府,他是乘船从湖上走水路回去的,不想途中一阵风浪翻起,打沉了坐船,一众人等全喂了龙鱼水族,没有半个活命,马六河偌大个家族,竟就此死了个干干净净。

  当时战乱频繁,马老太爷的坟墓是座新坟,等于是桩明面上摆放的金银。湘阴的大股响马散伙后,就有不少人就地做了散盗,有百十号人带着武器流窜过来,明目张胆的挖了这座坟墓,把马老太爷陪葬的东西掠去一空。

  当时厚葬之风已衰,但还是流行给死人放压口钱,嘴里含着银元和铜钱,而马家又是财大气粗,棺材中着实有些阔绰硬气的事物,死尸的衣服不用说了,单是那烟袋的殷红玉嘴,就能值几百块现大洋,最后连马老太爷嘴里镶嵌的几颗金牙都给拔了,方才砸棺毁尸扬长而去,其状惨不可言。

  后来又有数伙规模更小的民间散盗,以及附近的一些山民前来滤坑,坟坑是越挖越大,底下没动过土的地方,又露出一块石碑,那些好事的人们,都来看过,见那截新出土的碑面上,也有六个大字——“义者吉,不义绝”。件事情轰传一时,当地人对此议论纷纷,有人说金点胡先生浪得虚名,骗了马六河的一注钱财,却为人家指了个凶穴,结果坏了他家几十条人命,可能那位胡先生自己也知道事发了,所以卷着家当逃了个不知去向。

  但更多的人却不这么看,“鬼帽子”坟土中先后掘出两块石碑,上边刻的碑文何等警醒!仔细想象“葬此吉、居此绝,义者吉、不义绝”之言,就能明白不是金点胡先生指错了穴眼,而是马六河丧尽天良,这些年明争暗斗,又倒卖假药材,在他手中也不知害死了多少人命,方圆几百里,谁不恨他?可见欺心的事是做不得的,老天爷专要收他这一门,真正是苍天有眼,神目如电,报应不爽。

  胡先生再往深里打听,人们果然都对马六河这一家恨之入骨,此人欺诈亲戚,侵害乡里,窝藏盗贼,生意上专做些无风起浪、没屋架梁的虚假勾当,把地方上搅得寸草不生、鸡犬不宁,可以说是惹得天怒人怨。大多数老百姓对其家灭门惨祸鼓掌称庆,都道这是“人恶人怕天不怕,人善人欺天不欺;善恶到头终有报,只争来早与来迟”。

  而马六河祖坟中刨出的残碑,也是真有出处来历的,据本地庙里的一个老僧讲,很多年前确实有过“鬼帽子山”的地名,山下这片旷地,曾是城隍庙的所在,赶上鬼节给死人烧纸钱,就在这山口处。庙底下埋了石碑是为了告诫后人——“阴地不如心地”,风水龙脉再怎么好,也不如自家积德行善最好。

  后来城隍庙毁于兵火,几百年岁月消磨,旧址早已不复存在,想不到埋在土中的残碑至今尚存,又因马六河家的事情重见天日,让世人知道天意之深、天道之巧。

  从此以后,胡先生再也不敢声称自己精通风水地理了,他算是终于知道当年师傅所言之意。为何说“天道无言”?只因老天爷不会说话,但天地之感应往往在于人心,无论是造坟建宅,都应当以积德为本,正所谓“心为气之主,气为德之符”,天地未必有心于人,而人的心意德行往往与天地感应。

  我将此事说与李老掌柜知道,是为让他明白风水之学,是指“天人相应之理,造化变移之道”,而不是说找块坟地埋骨这么简单,不应该过分迷信,古往今来多少皇帝死后都埋在龙脉上,可照样阻止不了改朝换代的历史潮流。 《真实的埋骨风水故事》由我要咒语网资料整理与编写,转摘请注明出处。


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
  
  
  
  

©Copyright 51zhouyu.cn 版权所有
闽ICP备09035373号

当愿众生皆离苦 - 早生极乐成正果 - 还入娑婆度有情 - 不昧因果观自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