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咒语大全首页 > 商人与风水先生

商人与风水先生

话说清朝时期有一位商人,某天商人要从水路到外地贩卖一批丝绸,这天他来到镇上,只见街市上人流涌动熙熙攘攘的样子,好不热闹。商人走着走着,在一家饭馆门口瞧见一位风水先生,颇有仙风道骨,心里一动,想请这风水先生算算这趟出行是否顺利,能否获利。风水先生看了商人一眼,问问他出行选择哪种路线,沉吟片刻,拿出一张纸,写了四句话:山高莫锁舟,投宿莫上楼,油头不洗头,十斗米七斗。

商人看了一会,对这四句话中的意思不太明白,就请先生明示。先生笑语:“此乃天机,说破不灵,还靠自悟。”商人付了卦资,目送先生远去,琢磨前两句还凑合理解,但后两句话意思始终猜不透,就把纸仔细叠起来小心地藏在兜里。

第二天商人烧香祭拜了水神、祖先,然后登上载着丝绸的大船就扬帆起航了。前几天风平浪静,商人心情也好,能吃能喝,只是时不时想起家中年轻漂亮的老婆。这天天气晴朗,商人立于船头,欣赏两岸秀丽风景,前面河面弯曲,在一座大山前受阻转向绕过,山下是一个码头,以前商人也多次来过这里,停船上岸打尖,购买一些食品用具。商人照例想喊船家停船,忽然江面挂起大风,有的小船被风吹得摇晃欲翻,不能前进,于是一部分大船小船纷纷停靠码头。

船家招呼船工停船靠岸暂避,商人抬眼望眼前大山,山势突兀,威风凛凛,给人以压迫之感。商人忽然想起几天前风水先生给他写的四句换,“山高莫索舟”,心里搁楞一下,是不是暗示我有什么危险发生?尽管他对风水先生的话半信半疑,决定还是不冒那个险,宁可信其无,也不盼其有,于是招呼船家掉头回返。船家虽然纳闷,不愿意掉头增加危险,迫于“干活不由东,累死也无功”,和财神爷较劲是傻子,只得掉头返航。约莫走了二三里水程,身后传来雷鸣般巨响,众人齐回头大惊失色,不远处偌大高山正在崩塌,瞬间变成低矮的山丘,码头、附近的停船及附近的店铺全部被掩埋。部分山体落入江中,溅起巨浪,如海潮般沿江逆流而上,把几里地外的船只推得摇摇欲翻,商人及船工们都晃趴在甲板上,抓住固定的物件只求自保。

过了好一阵子,众人被吓丢了的魂灵才慢慢钻回身体,船家把晾凉了的舌头顺当回嘴里,带着惊恐、疑惑、敬佩和许多复杂情感成分望着商人,仿佛面前的是观世音菩萨降临。商人其实吓得也不比别人差,只不过仗着风水先生的提示一时侥幸躲过一场劫难而已,面对众人询问也不回答,他要对众人保持一种神秘感,只对家乡方向磕了几个响头,心里叨念对风水先生感激的话。

也许看到这里你一定认为这个风水故事是顺口胡嘞的,多大的风能把大山吹得坍塌?话说这里几天前下了几场大雨,大山山体吃足了水分,加上本身石质、土质疏松,本来就即将崩塌,巧遇大风火上浇油,于是发生山崩,酿成埋人悲剧,商人及船工及时返航才幸免遇难。现在也经常发生山体滑坡,原因基本差不多,是生态环境受到破坏,滥采滥伐,正是天灾加上人祸。

商人躲祸纳福,遇难呈祥,这批丝绸到地方被抢售一空,价格也比平时高了许多,商人赚足了大笔银子,他又用这些银子买来大批粮食,又被征粮的军队高价收购,商人这钱赚得那是娶新媳妇带肚来——不费力气捡白落。这天,来到大城市杭州,正赶上端午节,达官贵人,大商巨贾,纷纷涌入,街面上各家客栈爆满。商人在繁华街道寻住宿处不着,就来到较偏远的一家客店,一问恰好楼上有一间闲房,是客人临时退订还没有人入住。店主指引,商人看这间房宽敞干净,布置华丽,非一般人入住得起,心里很是喜欢。可跟店主一下楼梯,商人忽然想起了风水先生“住宿莫上楼”的话,于是谎称自己略有恐高,不喜欢在高处居住,问能否寻底层房间。店主略带鄙夷地笑了笑,说:“现在的所有房间几天前都订出去了,你如果不嫌弃只得和马夫住在一起了。”商人知道是店主以为他舍不得花钱,小瞧了自己,于是说:“这个房间的费用我付了,不过我住马夫的房间,让马夫住这个房间,店家你看行不行?”店家满口答应,于是下去安排,心里骂哪来这个傻瓜。

入夜,商人在马夫房间早早睡下,早晨被哭声惊醒,出门一问得知,二楼住宿的马夫昨夜被杀,房间被翻得凌乱,估计是强盗所为,店家看见出人命,吓得哭泣,正派人报官。商人摸摸自己的脑袋,庆幸自己没住那间房,否则死的不是马夫而是自己了,商人知道马夫的死与自己有关,但具体原因他是解释不了的。官府来人,商人作为嫌疑人被暂时候审。两天后案子破了,原来一位珠宝商人携带珠宝预定楼上房间,被强盗得知。珠宝商人中途患病未来,取消房间,而强盗不知,半夜撬开房门行窃,马夫发觉正想喊人,强盗手起刀落,马夫毙命,强盗看看马夫不像大商人,翻了翻屋里未有什么值钱物件,只得自认晦气,后来强盗在饭店喝酒多了,露出刀来,捕快发现刀上血迹,缉拿审问,才明原委,马夫为珠宝商人当了替死鬼。商人没住那个房间,是风水先生又救了他。

商人两次死里逃生,唏嘘不已,深感此行危机四伏,无心再营生意,归心似箭,于是存好银票,雇车昼夜兼程回家。这天晚上,商人终于来到自家大门外,轻轻敲门,老家院开门见老爷回来,要禀报夫人,商人制止,吩咐老家院休息。商人来到正堂,房间亮着灯,门虚掩着,商人轻推而入,夫人正坐在一张凳子上,一手拖着下巴在想心事,一手拿着桂花油,看样子是想化妆,可不知为什么对着镜子发呆,商人心里热浪翻滚,暗忖结发妻子病故,自己四十多岁,老天又赐予他二十几岁美若天仙的妻子。如今为了生意,远赴他乡冷落芳闺,差点命送他乡。商人愧由心生,见眼前妻子面含娇羞,红晕动人,雄心大动,于是悄悄上前抱住妻子。

“死鬼,一进门就想这个!”妻子娇嗔道,顺手将桂花油倒在商人脑袋上,回头一看是丈夫,神色一变,瞬间又娇骂道:“死鬼,进门也不言语一声,吓我一跳!”商人此时也不言语,男人原始的野性在膨胀,吹灭蜡灯,把妻子抱到床上,剥净衣裳,就像一头草原上发情的野牛,直冲直撞。商人是一个本分人,在外做生意从不沾花惹草,就像一个坐井观天的人,看到井里哪怕一颗苦菜花,也觉得可爱无比,心无旁骛,一心呵护。而现在有许多男人,一旦有点权势或有点财富,总恨不得满园花草随意采,总想给人家男人抹上一点绿,而自己又一尘不染。

商人把旅途的烦恼、劳累统统发泄转嫁給妻子,二人精疲力尽都无心再动,一会都在床上熟睡了。夜色沉沉,门轻轻被推开,一个黑影蹑手蹑脚走进来,到他们床前似乎受了一惊。过了一会,这个黑影伸出手摸了摸外面人的头发,又伸手摸摸里面人的头发,然后退出去。不一会黑影又返回来,手里拿着一把菜刀,突然对着躺在床外面人的脖子使劲砍下去,床外面睡着的人没吱一声就被砍掉脑袋。睡在里面的人听到响声惊醒,看到一个黑影站在床前,手里拿着一把菜刀,吓得大叫,抄起床头的物件打过去。黑影一愣,随即丢下菜刀跑出房间,一会消失在暗夜中。

商人点亮蜡灯,一看吓昏了过去,醒来大喊来人。县衙派来法医,衙役检验现场。商人妻子赤裸着身体,头颅被菜刀齐齐砍掉,血流满床满地,惨不忍睹。后来,商人被传到县衙,录口供,县令让他提供线索。商人只看见一个黑影,其他一无所知,只得求县令早点破案,给妻子报仇。

几天之后,案情没有一点进展,县令正派人调查商人妻子平时妇道如何,大家说法不一,没有实质性进展。商人脑袋逐渐从悲伤中清醒,想起了风水先生的最后两句话,“油头不洗头,十斗米七斗”,是呀,几天前回家就被妻子桂花油油了头,自己没洗头就睡觉了,怎么就这么奇怪,自己就没死呢?回忆起做生意发生的桩桩怪事,商人觉得绝非偶然,定有玄机在里面。

商人来到县衙,拜见了县太爷。县太爷是一位有学识比较正派的老学究,初听商人的讲述颇不在意,后来就目不转睛神色凝重了,最后一边踱步还一边沉思,“十斗米七斗,米七斗,糠就是三斗了,难道这里面告诉我们谁是凶手?”忽然县太爷问:“你们庄上有没有叫康三或康三斗的人?”商人想了想道:“庄上有一位叫康德元的人,在家里排行老三,人们都叫他康老三,是不是他我说不准”县太爷又问:“他多大年龄?什么营生?”商人说:“年龄估计不到三十,他爹是我们庄长,康老三也没正经营生,学过几天武术把式,整天也是游手好闲。”县太爷一听,马上拍案:“来人呐,把康老三缉拿到案。”并吩咐捕快对康老三家附近严密搜查。

康老三被押到大堂,大呼大叫,质问县太爷为何抓他。县太爷一拍惊堂木,厉声质问康老三为什么杀死商人的老婆。以下情景和电视剧中一样,勿用本博主赘述,县太爷拿出证据血衣和菜刀,甚至要对他用刑,康老三抵赖不过,只得招认杀人原因经过。其实有许多这样的人,对别人凶残至极,杀人不眨眼,一旦对己,针扎皮肤也觉得痛彻骨髓,无法忍受,别说动大刑了,只得乖乖听话了。

原来,商人经常外出,加之年龄颇大,娇妻正是花开正盛年纪,总觉得商人的雨水难以滋润自己的土地,偶然机会遇到康老三,康老三是情场老手,二人如鱼得水,大概过程可参考水浒传中的西门庆与潘金莲吧。后来康老三竟产生杀商人,与商人妻鸳鸯同宿的念头,恰巧这晚康老三翻墙与商人妻约会,不想商人突然回来,杀商人念头陡增。摸黑看不清是谁,摸头发觉得一人头发湿润光滑,另一人头发较为干燥,遂以为头发干燥者乃商人也(那时候富家女子用桂花油湿润头发),痛下杀手,结果阴差阳错,商人大声呼叫,吓跑康老三。康老三回到家里,藏起血衣,丢弃菜刀,自以为无人知晓,殊不知天网恢恢,难逃劫数。

商人至此方知道风水先生四句话的含义,也正是先生的预言使商人几次躲过劫难,化险为安,也算命中注定。县太爷善于推理,使凶手绳之以法。商人以后也不再娶妻,潜心研究周易理论,终得大成。 《商人与风水先生》由我要咒语网资料整理与编写,转摘请注明出处。


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
  
  
  
  

©Copyright 51zhouyu.cn 版权所有
闽ICP备09035373号

当愿众生皆离苦 - 早生极乐成正果 - 还入娑婆度有情 - 不昧因果观自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