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咒语大全首页 > 一个佛子的艰难求子之路

一个佛子的艰难求子之路

以下使用第一人称选摘一个佛子的艰难求子之路:

  我,女性,今年35岁。我现今的家庭可谓是圆满、生活如意,诸事顺遂。

  现在的我:家里父母健在、公婆健在,有个小我八个月的老公,有一对双胞胎儿女。我工作稳定、轻松如意。老公工作稳定,收入还算可观,不抽烟不喝酒,不赌钱不打牌,除非加班,平时都按时回家,甚少在外面吃喝应酬。家里有房有车。可谓家庭圆满、生活如意。

  见过我的同修说我福报好,看我的相貌就知道我挺有福的。我听了,点点头说:“嗯,我也觉得现在的我是挺有福,不过这些都是佛菩萨眷念弟子,加持弟子而得。”想想这些年来的点点经历,归根结底,还是地藏七和修学佛法拯救了我,使我拥有现在的一切。

  修佛前万事不顺、诸病缠身

  20岁那年我走进了大学校园,却没有好好学习,而是没有多久就开始谈恋爱,而且不久后就悄悄偷吃禁果,然后 就找各种机会在一起,结果懵懵懂懂的我稀里糊涂就怀孕了。男朋友和我这下急了,不能让家里人知道,又没有多少钱来处理这个事情,愚痴的我们最后选择了在一 个私人诊所刮宫,就这样堕掉了我的第一个孩子。

  记得在去诊所的前一晚上,男朋友说,我们对不起孩子,现在还在读书阶段,只能将孩子打掉,我们跪下来向孩子说声对不起,期望他能够理解并原谅我们。我当时被孕娠反应弄得很嗔恨,一点愧疚心都没有,只希望尽快结束这个痛苦的事情。但是我还是 跟着男朋友一起跪下来,对着漆黑的天空向大地磕了三个头。

  堕胎后的一段时间,没有得到较好照顾和休息,那时候年轻不懂事,也不知道这样的后果有多么严重,以为就像来了一次例假那么简单和普通。无知的我们也不知道私人诊所是多么不靠谱的事情。这些都为以后埋下了无穷的痛苦根源。堕掉的孩子也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障碍着我们。

   大学毕业后,为了工作和生活,我们东奔西走,漂浮在不同城市: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长沙。和男朋友时常两地分开,但感情还一直不错,当我26岁那年,我们结婚了。大学时的男朋友成了我的老公。由于家庭没有经济基础,我们一直没有勇气要小孩。结婚后,为了能够使家里经济条件好一点,我固执地让老公辞掉发展前 途可观的工作,回到家乡开了一家公司,天真的我们以为从此可以轻松享受生活,结果公司举步维艰,没有维持多久,就运作不下去了,只好关门了事。

   老公只好重回原来的公司继续上班。恰逢我所在的公司遇到困境,发不出工资了,迫于生计,我只好辞职奔走于老公出差所在的城市——深圳。在深圳,我找到了一份工作,工作了两个多月,眼看试用期快要结束,结果有一天在上班坐车路上,我的钱包被小偷偷了,身份证丢了。没有身份证了,没有办法办理正式入职,只得回家乡先办身份证。

  结果回家乡却出大事情了。我清楚地记得,那是2005年的国庆时期,回家见到了好久不见的老父亲,偶然问起父亲一句“身体如何”,父亲说:“最近好长一段时间都小便不畅,有时还有血尿。”我当时还挺轻松地说,那就去检查一下吧,总认为没有什么问题的。结果一查出大事了,父亲膀胱内有个肿瘤,需要尽快手术。 接下来的日子苦不堪言,年迈的父亲在腹部开了一个长长的刀口,再在膀胱上又开了一个刀口,从里面将肿瘤割掉,肿瘤切片化验后,结果为膀胱癌!

  知道这个结果后,我整个人都傻掉了,懵了。父亲为人一向很好,年轻时在乡间行医治病,推崇传统中医,还解决了不少疑难杂症,而且从来不以行医为生,一般都 不收费用,包括自己采摘的草药都免费赠予,乡亲邻里都对他十分尊敬。父亲平时也十分注重养生,家乡山水美丽清秀,空气新鲜,吃的是自家种的、养的,喝的是清凉的山泉,从环境到物质,都是城里人十分向往的那种环保生活。这么好的一个人,这么环保的生存环境,怎么会得癌症呢?当时,不明因果的我,许久都无法接受这个残酷事实。人怎么就能这么无常,这使我陷入了深深地思考,却得不到答案。直到学佛后才知道这些都是因果报应。因为父亲母亲为了养育我们一大家子,送我们读书,平时除了种地外,还贩卖牛,将牛从农户那里买来,然后卖给杀牛专业户,以此来获取一些经济回报。虽然没有直接杀生,但这也和杀生没有两样,所受的报应一定不会好,现世报就已经开始了。

  得知父亲患癌症的事实,我只能既来之则安之,陪着父亲开始了漫长的手术后恢复、休养和化疗,为此我不得不又一次辞职歇业。虽然医生的结论很残酷,但万幸的是,发现得早,且得到了及时的治疗。经过一年多的修养和化疗,父亲的癌症病情得到稳定,没有复发,也没有转移。只是他始终是一个癌症患者,癌症也像一颗定时炸弹,笼罩在我和家人的头上,担忧这颗炸弹随时爆炸,那将意味着父亲膀胱肿瘤复发或转移 了。

  在家乡城市生活了两年后,我将家里的事情基本处理妥当,便又到了老公出差的城市——上海。这时我已经快29岁了,年龄来了,我们终于打算要孩子了。曾经有 过怀孕经历的我,以为再次怀上孩子是很简单的事情,幻想着一两个月就能搞定,于是我没有出去工作,每天尽可能做些所谓的“滋补”食物。两个人都猛吃猛喝那 些众生的肉和骨,以此来“调理”身体,专等着“好孕”的到来。结果,过了好多个月,我们怎么都怀不上。于是开始了漫长的求医之路。

  在求子过程中,我的障碍可谓多得不能再多了:输卵管不通、输卵管积水、子宫肌瘤、慢性子宫内膜炎、子宫内膜异位、盆腔炎、宫颈炎症、内分泌不调、甲状腺功能低下等等。这每一项都是怀孕十分关键的因素,而我却都遇到了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这时老公也检查出高血压、精索静脉曲张、精子活力和活率都低、精子畸形等问题。

  前些年,老公的工作需要经常出差,我跟随着他从北京到上海、到深圳、到长沙,再到上海、深圳。奔走于不同的城市,也看遍了这些大 城市的各大医院,医生总是给予一些希望,结果却总是让人失望。为了治疗我的这些问题,我做了输卵管造影、通水、介入治疗;第一次宫腹腔镜处理输卵管伞端粘 连、切除子宫肌瘤、刮除子宫内膜;之后进行子宫内膜消炎、盆腔消炎治疗,每次例假期间都要打点滴,用抗生素进行消炎,长达半年之久。之后备孕很长时间,无 果。然后做了第一次试管婴儿,失败了,并引发了严重的“卵巢过度刺激综合症”,住进了高危病房。

  从医院的鬼门关回来后,我开始了漫长的调养治疗期。长期治疗过程中,不是吃药、打针,就是上医院进行检查,然后依据检查结果又进行新一轮地治疗,周而复始。期间花去了大把大把的钞票,加上我又没有了工作,老公一个人挣钱养家,并要负责我治疗的所有开销,我们生活在一种很大很大的无形压力之中。
随着时间的消耗,我渐渐已三十多了,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已经没有多少时间能够等待着“好孕”的到来。于是我和老公的心态都在不知不觉间改变着,他变得脾气 暴躁,没有耐心,对我很冷淡。那时,他喜爱上了钓鱼,经常整晚都在海上钓鱼,一般周五晚上去海上的鱼排,直到周日下午才回来,有时上班都请假去钓鱼,或者头天下班后去钓鱼第二天早上再赶回去上班。那段时间他脸很黑(当时,我以为是深圳太阳大,在海边晒的,后来才知道那是杀生的报应,是一种病态的表现)。老公身体越来越不好,高血压用药物一直控制不好;检查精子活力和活率也都更低了,期间还住到医院进行了“精索静脉曲张”的手术治疗。但是他依旧热衷于钓鱼, 从医院出院当天又去了鱼排,整晚都没有回来。

  我们执着于求子,但一次一次地失败,让我们看不到希望。我们的家庭进入了一种十分痛苦的境况,我们开始经常吵架,然后冷战。我变得多疑、自卑、愁苦、抑郁,经常不受控制就流泪,情绪十分不稳定。且经常失眠,经常头痛、腰痛、腹痛,身体简直就是 万病汇合,不由自主。身心都痛苦万分,那真是苦不堪言的日子。

  结缘地藏七,开始点滴修行

  感恩身边有个佛缘人。老公有个同事学佛,我们2005年在深圳认识他的时候,他就已经在吃素,持诵《地藏经》了。当时我不知道修行也可以是在家的居士,以为只有和尚才可以修行,我还经常开玩笑说他是“花和尚”,因为他娶妻生子,过着世间人的生活。可见我多么愚痴,对佛学和学佛知之极少。

  直到2009年夏天,记得是7月份,无事的我,被老公那个学佛同事的妻子劝着一起去打七。当时我什么都不懂,只当是去散散心,就随着去了武汉,打了第一个地藏七。

   打七之前,我一点都不了解佛法。在打七期间,我有空就拿着道场提供的《认识佛教》看,逮着机会就会向打七师兄们请教一些佛法知识。感觉佛法真是博大精深,使我从认识上开始相信佛法不是迷信,而是最科学的真理。打七时间相对比较久了,具体的许多打七细节也都快忘记了。但收获还是颇多:首先,对佛法的了解从无知到逐步了解和接受,这是最基本的收获,也是最伟大的收获;其次,开始忏悔自己所造的罪业,检查存在的缺点和认识犯过的错误;另外,在道场七天认识到 了吃素、放生、念佛的意义,知道了六部曲的修行方法,学会了诵经,诵经从听录音不知所读何处,到能够跟着录音流利顺畅地诵完整部《地藏经》,学会了拜忏, 拜忏从开始的全身疼痛到后来的轻松欢喜,经历了从紧张痛苦到轻松快乐的七天。

  打七后,开始在家点滴修行,家中各种情况逐渐变好

  打七回来,我开始断断续续地修行,发心了就诵一下经,拜个忏,基本不怎么精进(现在想想那时还是业障太深,发不起精进的心),但家里的变化还是挺多的。

  公公婆婆原先不和,常争吵,最终离婚了。在我2009年夏天打七期间,离婚三年多的他们又组合在一起,公公重新回归了家庭,一家人和睦相处。

  2009年7月打七回家后,9月,我们在深圳买了房子,我和老公辛苦组成的家庭,拥有了两套房一辆车。我在新家设置了一个佛堂,在佛堂墙壁上贴了地藏菩萨像、八十八佛像、阿弥陀佛像、西方三圣像等。并接受一位同放生师兄的建议,请来了一尊送子观音菩萨塑像一起供养礼拜。

  2009年9月,在佛菩萨加持下,我们通过人脉关系在深圳找到了一家大医院的生殖医学专家,由她来专门治疗我的问题及负责我们的试管婴儿医疗过程。我们看到了希望。

   2009年10月,我做了第二次宫腹腔镜手术,检查了输卵管、子宫及盆腔中的一些问题,子宫内膜炎已经好了,输卵管通了,盆腔有粘连已经分离。然后又进入了长期的调养过程,期望能够解决子宫内膜异位问题,调整内膜。如果胚胎是种子,那么子宫内膜则是种子赖以生存的土壤,调整这块土壤很重要。在医生的建议下,我开始打一种叫“诺雷德”的针,一针要两千块左右,是控制人体内分泌激素的。打了之后,便不来月经,内膜也就不会每月都脱落,但副作用极大,人却好像进入了更年期,情绪极度不好,经常容易暴怒,容易冲动,容易生气,这是一段痛苦的时间。

  在这段时间,幸好有六部曲陪着我度过,使我还算是个正常人。这段时间,我功课还是比较正常的,基本坚持了吃素,每天三经三忏加念佛,并开始经常去放生,一 般一周一次,这时老公也逐渐不钓鱼了,开始和我一起放生。一家人的力量比个人的力量要大得多。并且,我们每天晚上都会十分虔诚地跪在佛堂念《礼念观世音菩萨“求子疏”文》和《忏悔发愿回向文》三遍。家里开始和谐,和老公关系也没有以前那么冷淡和紧张,感觉两个人的心力在一起使劲,全心努力虔诚求子。心也越来越安详平静,经常还会生出欢喜心。只是每每想到孩子的事情,还是会有许多的愁苦。

  2010年6月份,身体调得差不多了,看来一切都 圆满具足,我们便开始了第二次试管婴儿过程。这次一切都正常,促排卵很好,没有过度刺激,似乎一切都好。但在进行促排卵的第9天左右,我的子宫突然出血了,而且检查输卵管有积水。这些都是十分不利的因素,最终还是失败了,但还剩有四个胚胎冷冻下来了,可以过三个月之后解冻再移植入子宫。 

  从这次失败,我意识到,一定是有什么障碍着我们,本来一切都很圆满的,在关键时候,还是失败了。我带着问题去问放生结识的一个知识渊博、修行很好的师兄, 师兄讲,应该是我们以前堕胎的那个孩子在障碍着我们。于是,我跪在佛前发愿,愿在两个月内诵200部《地藏经》回向给我们堕胎的孩子,期望他能够得到一个 好的去处。然后每天开始十分十分虔诚地诵经。

  2010年8月底,我做了第三次宫腹腔镜手术,将输卵管积水的问题彻底解决。这一次检查也挺好的,各项指标都不错,同时还在进行中医的辅助调养。一切都等待机缘合适时,进行第三次胚胎移植。

   2010年9月,有人给我送来了一个工作机会,在国内一所有名大学的一个教育分支机构做普通管理工作。这时我已经33岁,而且多年不工作的我,能够获得这么一份相对轻松稳定,工作强度不大,且适合日常修行和身体调养的工作,我十分欢喜,也十分感恩。这必定是佛菩萨慈悲加持,我才有这么殊胜的工作因缘。

   2010年10月,十一期间,我参加了在深圳临时组建的一个道场打七,这次打七,熟门熟路,拜忏轻松,诵经轻松,心也诚恳多了。最殊胜的是,我在打七期间,放生后那天晚上,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我的孩子大概几岁的样子,在一列火车上,周围空间一片漆黑,孩子被坏人抓着在前面跑,后面几个警察在追,在最后一 节车厢,在将近要掉到无底黑暗中的最后关头,一个警察抓住了孩子,然后我就醒了。醒来之后,我能感应到,我的孩子被超拔了,我的孩子应该已经再生到了一个善的地方,我的心也就放下了,剩下就只是一门心思坚持功课,一心求子。

  2011年1月底,春节之前,我们进行了第三次胚胎移植,移植的是冷冻胚胎,放了两个胚胎在我的子宫中。在将胚胎刚放入半个小时,我就尿急,只好下床上厕所,以前都要躺两个小时以上才敢下床,说是有利于胚胎着床。这次这么短的时间,我就要下床来,但我一切都很轻松,心里默念着“南无地藏菩萨”“南无阿弥陀佛”,心里充满欢喜和希望,我相信一切都会顺利。

  从医院回家及后来的日子,我一直在心里默念着“阿弥陀佛”,就这样过了十来天,快要到检验的日子了。由于前面两次都失败了,这次,老公很没有信心,我也受他的影响,在检验的头一天晚上,我们就一度十分灰心,仿佛又进入了那种期盼无望、无能为力、无可奈何的绝望之中。那天晚上平时坚强的老公还痛苦地流下了眼 泪。我也感到一种绝望的无奈,在心里只能默默祈祷诸佛菩萨能够慈悲加持,让弟子“好孕”。第二天,老公还说,要么就别验了,我不想这么早知道结果,我害怕。但是我还是躲在厕所用验孕棒开始检验,当我拿起来看的时候,我紧张得手都发抖,但很快我就看到了代表“好孕”的两条红线,当时那种如释重负、激动万分、从绝望到喜极的感受,犹如从地狱到了天堂。我连忙喊老公过来看,老公从未有过地惊喜,紧紧拥着我,我们又一次哭在了一起……

  后来,在怀孕的过程中,可能是我冤亲债主太多,诵经好像有些障碍。后来就改念“阿弥陀佛”,走路每走一步就是一句“阿弥陀佛”,时时念,日日念。我这么大 龄产妇,且是多胎孕娠,整个怀孕过程都十分好,每次产检都十分正常,没有高血压、低血压;没有高血糖、低血糖;没有浮肿;而且原来牙齿经常出血、便秘,多年不见好,怀孕过程中牙齿不出血,便秘也好了。

  最殊胜的是,我怀孕期间一般都“夜梦安乐”,平时少梦,如有梦也是梦见麦稻、瓜果丰收景象。但有一晚竟然梦见了阿弥陀佛,梦见阿弥陀佛盘腿坐在莲花云上,周围一片黑暗,阿弥陀佛身发金光照着两个孩童,两个孩童坐在阿弥陀佛莲花云下面,双手合十,眼睛很明亮。醒来后,我知道了我的孩子有阿弥陀佛保佑着,一切都会平安无事。

  2011年10月1日,这一天上午,我们终于见到了我们的孩子们,一对龙凤胎,是哥哥和妹妹,哥哥比妹妹先来这个娑婆世界两分钟,我们已经求得福德智慧之子和端正有相之女,很圆满。很感恩。

  如今,孩子们在健康发育成长。老公也开始吃素,早上开始拜忏,他期待着能够有机缘去打七。我和老公的感情也修复到相敬如宾、恩爱有加的状态。

  父亲癌症术后也没有再复发,没有转移。记得当时医生说术后能生存八年算比较乐观的,一般两年内复发的几率比较大,现在已经整整八年了,父亲还算健康,身体已无碍。

  家里也充满了生机、欢笑,那是发自内心的快乐和谐。一切都那么美好。

  题外话

  阿弥陀佛!

  我所写这些,期望能够使遇到有类似我这样问题的同修们生起信心。我这个不怎么精进的人,佛菩萨都能够慈悲怜悯,使我有求必应。精进的师兄们更加了不得,一定能够如愿,并最终成就。

   在此,建议在备孕过程中存在问题的同修们,可以修行和正确治疗同时进行。佛法讲因缘果报,我的因在于年轻时犯了邪淫,且堕胎,所以多年不孕。求子的过程 中,在医院进行治疗及借助科技辅助生殖,这些是缘。果报则是让我经历了身心的痛苦和磨难,最终通过修行六部曲,改变现状,改变境况,加上缘分已到,终于求来了属于自己的孩子。

  记得有个智者居士给我说,我们命里面本来有这两个孩子,只是我们造的业太多,障碍太多了,孩子们迷失了找不到回家的道了。后来,通过修行,通过放生,逐渐改善境况,改善环境,加上佛菩萨慈悲,帮着我们把孩子送回家了。

  想想那些与我同时期在医院进行试管婴儿求子的人们,现在可能有些已经放弃,可能有些已经离婚,可能有些还在苦苦坚持。如果他们也能听闻佛法、相信佛法,能够学佛、修行,那也许是另外一番境况吧,每个人的命和果报不同,但愿她们能早闻佛法,修得圆满。

  最后是无尽的感恩

  感恩大慈大悲地藏王菩萨,感恩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,感恩阿弥陀佛,感恩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!

  感恩地藏七道场,感恩佛门引路的师兄们,感恩修行过程中结缘的善知识们!

  感恩生养我的父母,感恩亲人,感恩老公,感恩孩子们!

  感恩医生,感恩领导,感恩同事,感恩同学,感恩朋友,感恩一切有缘众生!

  感恩山河,感恩大地,感恩日月,感恩时光,感恩生活!

  阿弥陀佛!

  深圳 常罣(女 35岁)
《一个佛子的艰难求子之路》由我要咒语网资料整理与编写,转摘请注明出处。


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
  
  
  
  

©Copyright 51zhouyu.cn 版权所有
闽ICP备09035373号

当愿众生皆离苦 - 早生极乐成正果 - 还入娑婆度有情 - 不昧因果观自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