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界的奥秘

  与萨师父在一起的那些岁月里,他整体上教给我了很多的通灵之道的秘密,但他从来不教给我萨满的修法,只是给我讲讲萨满的道理和灵界的奥秘,更多的是告诉我他对于佛道正法的理解与感悟,每次讲到此处他眼里都是闪烁着渴望而惋惜的表情,从前我以为他不传是萨满的传统使然,直至他仙逝后我才明白,萨师父是想让我走佛道正法的路,所以当我闻之噩耗,那一刹所有的一幕一幕同时浮现,我忽然就理解了率性不羁的萨师父,他胖大的身躯在我眼前浮现,泪水不禁模糊了眼睛,原来有些我们觉得无足轻重的事情,那么的触手可及,比如修道学佛,可是对于一些人,如萨满世家的萨师父,如很多残障人,确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珍贵与难得,以至于终生都是失之交臂。我等能以人身闻到佛道正法,能不珍惜么?
  
  萨师父就是这样的率性和火爆的脾气,走起路来都是风风火火的,处理起阴阳两界沟通的事情,也是叱诧风云生龙活虎。常常是场面震撼,令人感动,神奇的效果,真实的灵验,惊叹世间人们。对于灵异力量,萨师父从来不姑息养奸,眉头一皱就是痛下杀手,他是全心救人,不顾其他也不考虑自身,对于别人的痛苦,他如同感同身受那样的极力救治,不管不顾其他因素,他的治疗效果非常神奇,但也是为此而丢了性命。英年早逝的他,自从仙逝后,生前曾经惠及的人们,闻之噩耗都是扼腕叹息,世间的事就是如此,功过成败如何评说,有人说好就有人说坏,有人得益就有人失利,他生前也曾说过,看淡生前事,何惧身后名!
  
  萨师父仙逝是为了他的一个老友,我不止一次的听他说过这个老友,每次我俩三五小酌,感觉来了他就会谈及这位老友,用他的话说,那是他的救命恩人,再生父母。据他话里聊的,这位老友是他的老家同学,在家务农老实巴交,兢兢业业晴耕雨读,老实人往往是品德高尚之士,其高尚就在于他能够老实,更能够甘于老实。大概萨师父二十多岁的时候吧,那时他很狂妄也很孤傲,对于初出茅庐的萨满大师,每天络绎不绝的排队看病者,那些是很大的力量,年纪轻轻又生性不羁的萨师父,每天都是在高高在上的感觉里度过的。他治病过关,法术灵验,百试百灵一呼百应,所以对于一切都不放在眼力,直到一个人一件事,彻底改变了他,这个人就是他的恩人,他的老友,也是他为之丧身的人。
  
  那次是萨师父外出给人家破关,忙活了一个白天,晚上主家挽留着不让走,非让吃饭,置办了满桌子的菜肴烫好了好酒,暖和和的热炕,萨师父一看盛情难却,也就上炕了,主家热情把盏,殷勤劝杯,加之那时萨师父海量,转眼一斤多老酒就下了肚,眼看夜深了,那家人就说别走了,这黑灯瞎火的外头还冷,就别走了呗,可就旁边那败家娘们说错了一句话,差点就要了萨师父的命,那女人说,老萨!你别走了哈!外头黑忽忽的,你再碰见那招没脸的可咋整呢!一句话就把萨师父气着了,他眉一皱就骂,啥招没脸的,来了给斩喽!就非要回去,谁也留不住了,也不叫送,自己晕晕乎乎就走了。走到半路,一团旋风就扑着他脸,呼!一下差点把他刮倒,他定住脚本能的就,呸!的吐了一口,骂一句三字经也没在意,就想往前走,一步没迈过去,呼喇就摔在地上了,这一摔不要紧,萨师父也意识到凶险了,酒醒了大半,用手支撑着就想起来,觉得背上有千万斤的重量,跟压个磨盘似的,怎么都起不来,连起了三次,没起来,最后猛一起,一下,他就昏过去了,觉得耳边就吵得慌,一看这个场景变了,一片老树林子,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,遮天蔽日的看不见光,黑压压一片,不知什么东西,飞着就往这来,身后也是一片黑云压来,很快就近了,耳轮中还听到,这回别叫他跑喽,整死他!萨师父明白了,这是遇着那个啥了,这么多一堆一堆的,看来来者不善啊!当时也没想太多,来一个又来一个,萨师父就轮胳膊抬腿,开整上了,可是双拳难敌四手啊!终因寡不敌众,被众鬼摁住了,打翻在地就,鬼哭狼嚎的喊,哈哈!弄死他弄死他,叫他平日猖狂,见了我辈从来不客气,弄死他!萨师父心里就想念咒啊!唱神调啊!可是喝多了,啥啥的全忘了,正在这时,那是人不该死有人救啊!深更半夜里,他一位老同学,因为半夜里老婆闹肚子,实在没办法了就背着老婆去医院,正好走到此处,离老远就看见,地上有个啥物件,圆圆滚滚的,心说这是啥啊!木桩子么?走近一看,是个人,躺地下还乱翻,嘴里嘟嘟囔囔眉头紧锁,老婆说快走,别遇着坏人,他一想,也不知是那家的人,是不是有病了咋地,这个不能不管,别冻死在这,怪可怜的,就把老婆放下,慢慢的走进去看,一看不当紧,哎呀一声就叫起来了,他老婆也是惊一跳,就喊,咋地了,遇见熊瞎子了咋地?这人一看,原来不是别人,就是自己从小光屁股长大的老同学,就叫萨师父名字,一个劲喊,萨师父正在那幽灵境界里抗争着呢,也是人有失手马有漏蹄,本来滚瓜烂熟的咒语,咋也想不起,正急呢,猛然听见有人高喊他名字,忽然就想起一个咒,一提起,咔咔就念上了,一会这些景象啥的都不见了,但还是起不来,背疼,老同学给他掐人中,也不好使,就喊,萨师父憋好大劲,睁不开眼但能出话了,告诉他同学,求你赶快去我家,神堂上有一套萨满法器,铃鼓鞭,赶快给我取来,求你了!可巧正这时,老婆也大叫肚子疼的难受,快疼死了,原来这是众的调虎离山之计,那同学急的干跺脚,左右为难,但是不知是啥因缘趋势,老同学牙一咬,舍了老婆,跑步前进,就去了萨师父家,取来法器,又以急行军的速度火速的回来了,萨师父已经浑身出汗,处于半虚脱状态了,强作镇定吩咐老同学,中三左四,三轻四重,如何如何如之何,就叫老同学敲那神鼓,约莫敲了五六分钟,萨师父逐渐恢复了知觉,活动两下,见无大碍,起身赶快穿上萨满服饰,带上腰铃手铃脚铃,拿起鞭鼓,跳了一阵,这回没敢请神诛杀,只是先简单送了送,只见一通大神跳完,一切凶煞无影无踪,连老同学的老婆也不喊疼了。萨师父极度疲惫,当晚就住在了老同学家,转瞬之间生死两岸,一刹那时两世为人,萨师父感慨万千,想起自己平时斩妖诛怪,确实也是手下无情,从来没有慈悲之心,也确实得罪于鬼神,所以才有今天差点丧命鬼手之灾,若不是老同学能够舍己为人,现下已经是鬼口之肉了,郑重的给老同学两口磕个头,口称恩人,点水之恩当涌泉相报!
  
  第二天回到家,就寻思着要弥补过错,就请下老仙老神,询问此事,就有见闻多多的仙师说,若论阴平阳秘超度冤魂,吾辈皆不行,只因德不能通于四海,唯有佛道两家,才有确实利益幽冥之力,唯有正法才能真正处理阴阳,平衡因果,方能无副作用。萨师父听后,就远去闻名的一处清净道场,挂牌位为众鬼超度诵经。请回来许多佛经道书,那天特彻夜读书,深深感叹正法的博大精深,但他深知自身的身世与身份,今生是无法真正修学了,但是他吸取了正法的精髓,从此不敢再对幽冥众生痛下杀手了!
  
  二十年后,当初的恩情果真涌泉相报了,只是那代价太大,萨师父就以着这样的因缘,撒手尘寰了,当初是救他于生死,如今也是还他于性命,前因后果毫厘不爽,可叹可叹啊!那时萨师父在外地,忽接老家电话,那头是老同学恩人的老婆,哭诉着求萨师父能否赶回来,说是老同学已经病入膏肓,医院已告不治,病危通知已经下来了,看能否请萨师父施神力救治,家里贫病交加还有孩子上学,确实离不了这个一家之主,电话那头女人已经放声大哭,萨师父是典型的东北汉子,义字当头,放下电话就定机票,尽快的赶了过去,临行前他给这个事问了一下,神谕不太好,但是他就是那个脾气,对方施自己的救命恩人,不能不去,那次他特意的刮刮脸理理发,还照了一张照片,照片上,他胖胖的脸上洋溢着阳光的笑容,眼神里却又有一种深邃的感觉,谁知这竟是他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个笑脸。
  
  飞机转汽车,感到恩人家的时候,老同学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了,他安慰了那女人几句,亲自布置神台供具,穿戴齐整萨满服饰,带上各种法器,鞭鼓齐鸣,恍惚中进入状态,跳起了古朴的萨满神舞,开始了他的萨满神功。第一天第一次施功,萨满祖师在萨师父虔诚的祈求下,降法驾落下凡尘,神力所触之处,恩人忽然醒来,毫无痛苦,一切好像十分顺利,祖师耳中对话告诉萨师父,只能减轻此人痛苦,但是挽救不了此人性命。。。萨师父心里对话就对祖师恳求,非要挽救恩人,祖师说,不行,你要听话,不能强求。他不听,就和祖师争辩,说此人救过我,我不能叫他死,非要救他不可,祖师恼怒了,你这孩子,真是不听话啊!这个世界是由气构成的,一物一气,他该死你不叫他死,那这股气也不会消失了吧,你不叫他死,那你就死吧!萨师父脖子一横,咬牙就说,死就死,我不怕。。。结果三天三次治疗后,恩人如期而痊愈,疾病消失的无影无踪,满家欢喜的兰炼笑容,感谢着萨师父,萨师父附和着笑容,浅浅的笑了笑说,我有点累,得回了。。。萨师父回家了,把自己关在屋里,写下了一张遗书,告知家人这件事的前因后果,并祝福为他在名山古刹起建法会道场,骨灰安置于灵骨塔上,并附上详细的操办方法适宜。然后他把萨满服饰与法器装在了一个箱子里,自己穿上一身素装,安静的躺下睡了,从此没有醒来,他真的报偿了恩人,也真的应验了萨满祖师的许诺,也留给世人许多的思考。。。他的遗嘱里有这样一段话,对与错,什么是对?什么是错?有的人的对,对于别人是个错,有的人的错,对于别人是个对,有的人一直对,为的就是最后的错,有的人一直错,为的就是最后的对。
  
  人身难得今已得,正法难闻今已闻,此身不向今生度,更向何时度此身!我永远记得萨师父的话,置身于正道方为最吉祥!是这句话点醒了我,使我坚定信心,走向了寻求正法的路。
《灵界的奥秘》由我要咒语网资料整理与编写,转摘请注明出处。


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
  
  
  
  

©Copyright 51zhouyu.cn 版权所有
闽ICP备09035373号

当愿众生皆离苦 - 早生极乐成正果 - 还入娑婆度有情 - 不昧因果观自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