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咒语大全首页 > 起尸邪法故事之白莲邪术:至刚阳气聚众落草为寇

起尸邪法故事之白莲邪术:至刚阳气聚众落草为寇

道教修行力求一个“心”字必不可少,回顾前朝历代之老祖天师七试赵升,钟离权祖师屡试吕祖等也都是为了验证这一个心字。心能生万法,而后成仙得道也是由心,成魔作孽也是由心。故而修行首重修心,修心即是修行。道教之中有生死人肉白骨之法,但心若邪,正法亦为邪法。今天有关起尸的恐怖故事发生的时代有些久远,也是口耳相传而得来,也许并不见于正史,诸位就姑妄听之吧。

起尸邪法故事之夜袭土匪,死尸鬼怪

晚清自太平天国之后,元气大伤,垂垂老矣的帝国已经是千疮百孔,如风中残烛摇摆不定。这天县太爷得到急报,说是临近山上最近出了一伙土匪,凶狠异常,才没多久,已经灭了这方圆百里内的两座山头。招降纳叛,人数已达数百人,最近听说线报,快要入冬,据说想要攻打县城,劫掠一番。县太爷一听急的手足无措,后来还是在师爷的提醒下,立刻派人像府城报告,请求派兵增援,一面找人组织乡勇,加固城墙,准备抵御。可线报来的太晚,敌人来得太快,三天后的一个夜晚,几个黑色的身影无声无息爬上了城墙,巡城的兵丁发现有人上了墙,立刻撞响铜钟,钟声才敲了几声,惨叫声后,钟声也嘎然而止。等到捕头带领衙役们冲上来时,只看到钟架边上躺着两具尸体,死状惨烈,像是被什么野兽咬过了似得,在兵丁的身上则放着一封书信。捕头将信拿去给县太爷看,上面写到七日之后,准备稻米五百石,白银五千两,免尔城中生灵涂炭,落款是一个李字。县太爷看了这封信后,原本打算息事宁人,虽然会有临敌胆怯之嫌,但总比打输了,命都没有了的好,于是就让城里富户大家们认捐,但是第二天府城派来的绿营兵来了,县太爷胆气壮了不少,决定不给,让绿营兵去会一会他们。

但是绿营兵的把总却让县太爷还是按照土匪们开的条件去摊牌,一来这个正好作为绿营开兵的饷银,二来用这个银两作为诱饵,按照土匪所说的准时交接,到时候在四周安下埋伏,将他们一网打尽。县太爷一听果然妙计,自然是依计行事。七天之后的交接地点是在县城外的一座破庙外,绿营把总事先将带来的兵马安插在破庙周围,然后县太爷安排衙役将稻米,银两扛到庙外的广场处。到了约定的时间,只听得山上哨声四起,天一下子暗了下来,接着一骑人马,后面跟着不少喽啰们都从山上冲了下来,奇怪的是他们一起带来的还有着一股浓厚的腐臭味。看到土匪下山拿钱粮了,把总喜出望外,自己立功的时候到了,一声令下四面埋伏好的兵士一下子就冲了过去,将这几十个人团团围住,可是才围住不到几分钟的时间,那些绿营兵们嘴里叫着“妈呀!鬼啊!”,逃得逃,跑得跑,就连那把总也都吓得骑着个马狂奔回了县城。

县太爷本来正在衙门里等着听捷报呢,看到把总跑进去衙门,一脸惊慌,知道大事不妙,赶快将他迎进内堂,一面派衙役在衙外点算逃回来的兵丁数量。把总平一平气,才将刚才所见一一向县太爷说了出来,原来刚才大家四下里这么一围上去得时候,本来以为是瓮中捉鳖,万无一失了,可走近了才发现,下来得人马除了骑在马上得几个有些人样之外,其余跟在后面的一个个都是脸色死灰,眼珠上翻,身上刀痕累累,破衣烂衫,还散发出一股尸体腐败得味道,这哪里是人,简直是一群厉鬼啊。所以大家才吓得丢盔卸甲。县太爷一听自己也吓得够呛,几个时辰之后,外面的将逃回来的绿营兵重新安顿好,点了点人数,倒并没有什么人员伤亡,可是这事情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,师爷对县太爷说,圣人曰六合之外,存而不论,这事超乎常理,恐怕不是我们能解决的,请道会司老爷一起来商议为好。

起尸邪法故事之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

县城道会司的老爷姓林,从父亲那一辈开始就是道会司,四十岁上接任这个职务,如今也已经十多年了,请来县衙之后,听了县太爷和把总的一番说辞之后,拈着几缕胡须,恍如大悟到。怪不得之前就有听说新死人之坟无故被挖,几个山头互相争斗,留下的死尸,本来是无人埋葬,现在却是一夜之间,全都不见了。看来这土匪之中有会炼尸的人。所谓炼尸,是一种邪门巫术,古来有之,可将人或动物之尸,通过咒术炼制,制成之后就成行尸,没有思想只听术士驱遣,刀砍不伤,斧劈不亡,难以抵档、据说以前白莲教中就有这种法术流传。此时把总一拍大腿说:“对,方才包围的时候,我就看见带头骑马的那人身后一杆大旗,上面画的就是一朵白莲。”道会林老爷说,那应该没错,就是白莲教余孽所为。要破他的这个法,到也不是不可以,不过需要硝石硫磺,然后如此这般。硝石硫磺是制火药所需之物,县城里一时难以备办,绿营把总写信让人从府城送来,省城火枪队是把总以前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,也特地花了军费请他过来助阵,一切都准备停当,重新结集兵马,准备要攻山,誓要报上次劫银之仇。可是还没等把总攻山,对方到已经兵临城下了。

这天下午,城里杀声四起,守城的兵士紧急来报,说是山上的土匪下山了,城门来不及关,人马已经杀到了城里,现在民团的兄弟和绿营兵已经和他们交上了手。除了火枪队,他们有所忌惮之外,其余的根本无计可施,眼看快要挡不住了,这时候道会司林老爷也赶到了县衙,让县太爷派衙役将准备好的硝石硫磺运到城中央的戏台那边,然后派人在戏台周围用硝石硫磺画上圈子,独留南边的口子,到时候就让把总把他们往城中央引,这次才能聚而歼之。消息传到把总那边,把总一边退,一边吸引土匪,另一边火枪队则用火枪赶,一个引一个赶,果然将他们的大部队引到了戏台附近,看到他们进入圈套之中,道会司老爷带领着全县几十个道众,一起要动手中的帝钟,口中喃喃念咒,咒声伴随着铃声一齐响起。原先队伍中张牙舞爪的那些人不人鬼不鬼的土匪,一下子都定住了,马上三个土匪头子立刻手捏法诀,在马上做起法来,那些站定不动的行尸,被他们这样一念,又开始摇摇摆摆,开始要动了起来。这个时候,林老爷对把总点了点头,使了个眼色,把总一人跃到他们的马前,对准其中为首手指就是一刀,正正好好将竖起的食指一刀砍断,这时道会司林老爷一喊,把总大人快出来,把总立马朝圈子外面又是一跳。此时林老爷一声令下,四周顿时火起,硝石硫磺一点就燃,将他们团团困在其中,而站在戏台周围的衙役们,也都将硫磺粉往圈子里面抛,里面顿时乱成一团,想要冲出来却又好像被什么东西挡住,无法突破的样子。好一会儿才平静下去。等到火灭烟散,里面的人已经烧得不成样子,但是唯独没有找到一句,缺了一个手指的尸体,而其余那些尸体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嘴里的舌头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刻有符文的铜片。

这仗打赢之后,把总和他兄弟带来的火枪队,索性趁胜追击,带领人马打上山,山上毕竟只是乌合之众,刚才早就有消息传来山下全军覆没,此刻没了头领,看到有军队打上来,顿时乱成一锅粥,做鸟兽散,死的死,逃的逃,抓得抓,彻底捣毁了这个山寨。据抓来得土匪们交代,首领姓刘,山东人士,说是白莲教传人,会妖法,自己山寨里活人只有那么几十个,死尸军队倒有上千人,每次都是派这些不怕死得东西冲锋陷阵,周围两个寨子都是这么打下来的,打了几场胜仗就冲昏了头脑,想要占地为王,没想到县城里面有高人,被一网打尽。问他们首领可有回来过,他们都说自从带队下山之后,再也没见到首领。这姓刘得妖人,被斩了一只手指,却又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总是让人难以心安!

县城又恢复了往日得宁静,一晃又过了几十年,清帝逊位,江山鼎革,不过又有一件怪事在沿海传说,屡屡有义庄被盗,新坟被掘,而同时在江湖上又多了一伙盗匪,专于晚上打劫当铺金店,为首的正是一个缺了一只手指的人,究竟是不是这白莲教的刘匪头重出江湖,我们下一个故事继续!
《起尸邪法故事之白莲邪术:至刚阳气聚众落草为寇》由我要咒语网资料整理与编写,转摘请注明出处。


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
  
  
  
  

©Copyright 51zhouyu.cn 版权所有
闽ICP备09035373号

当愿众生皆离苦 - 早生极乐成正果 - 还入娑婆度有情 - 不昧因果观自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