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咒语大全首页 > 民间真实走阴差经历 二姨走阴的人真实事件

民间真实走阴差经历 二姨走阴的人真实事件

阴阳师就是穿行与阴阳两道与阴间沟通的人,与阴间鬼差或过世亲人的交流方式。有的是将死去的人灵魂叫上身,和亲人交流。有的则是亲自下去看看。相对来讲,第一种方式容易些,灵媒的体质加上些许的修为就能达到,甚至普通人被鬼附体也算是这一类,第二种则麻烦许多。相传天生能走阴的人,生下来就与众不同的,生下来不哭。然后在成长过程中,某此梦里完成第一次走阴,然后他就会通晓其中的关窍。南方有些少数民族就有这样的人,说是走阴前要将鞋子反过来一只,全部弄正道过来,走阴的人就会醒过来,全翻过去他们就留在阴间回不来了。

还有一种人,就是阴阳师,通过后天的修炼和咒术的帮助,能够自由行走与阴阳两界。这类法术算是禁忌。就是会用这样法术的人轻易也不会去做的。二姨没本事学会这样的本事,却有一次民间真实走阴差经历。

二姨走阴的人真实事件

那时候二姨跟邓姑姑学习道法不久,有一天下午,邓姑姑跟着姥姥出去下地,二姨自己在家里看着小舅舅他们玩。眼见小舅舅困了睡了,她就到西屋炕上躺着。左翻又滚的睡不着。顺手将邓姑姑的衣服箱子打开,翻看里面的东西玩。忽然一个小册子引起了二姨的注意。这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咒语,看笔记像是邓姑姑自己写的。二姨翻看起来,其中有几条就是邓姑姑曾经对她说过的搬财术。还有借寿,天残的法门。二姨当时的识字不多,邓姑姑又是用毛笔手写的繁体字,有些她认不全。只有一条咒语倒是全认得,还全能念的出来。

这时候二姨正是半吊子的功夫,加上年纪又是好奇爱玩的时候,不由的想试试这个咒语的厉害。咒语前只标注了寻访故人。她也没细想这故人是什么,以为就是邓姑姑寻找那个人用的方法,不过是追踪熟悉的友人的气息而已。看看上面写的步骤,也没什么复杂,就取出香来点燃,然后盘腿静气,默诵上面的咒语。

忽然,二姨眼前一黑,睁开眼时,却来到了一个四处暗雾弥漫,不见天日的所在。周围尽是阴风阵阵,鬼哭声声。二姨害怕极了。本身以为不过是阳间寻人,谁知道竟然跑到了阴间。正踟蹰着不知道该往哪里走,那边一群似狼非狼,似犬非犬的动物冲她奔过来,吓得二姨忙往前跑。一路上就看见无数的鬼魂被恶犬追逐,有的鬼手中倒是拿了跟打狗棒,或扔几个饽饽给狗,那些狗就不再咬了。二姨知道这些是明白事理的亲人准备的齐全,要不说人死了的时候要拿这些饽饽呢。自己两手空空,一时间邓姑姑教得法术一个也想不起来。只能狂奔。

转眼来到一处类似城镇的地方,那些恶犬追到城镇周围就不再向前,只是蹲在四周厉声哀嚎。城门前已经有无数的鬼魂,门口一个类似看门的鬼官在核对鬼的生辰和死期。排到了二姨,问她姓甚名谁,二姨照实答了。那鬼官在册子上翻找一阵,忽然将册子一合,一拍桌子道:“你是哪个小鬼儿引过来的?你的寿禄未到,何以至此?”

二姨已经吓得魂不附体,照实说自己是一时学法失误才到了阴间。鬼官大怒道: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,学了点道法皮毛就敢来阴间捣乱。我必要禀报周判官,看是怎样的惩罚。说毕,对着对面同样审查身份的鬼官招手说:“老胡,你帮我看着这个丫头,我去找周判官去。这边你也多照应。”

走阴2

那尖嘴的鬼官抬头答应着过来,路过二姨身边,忽然猛地抽动鼻翼,然后狐疑的看了二姨一眼。等到去告状的鬼官走远。才将二姨拉到一旁,盯着二姨的双眼道:“你是何方人氏?”

二姨不敢隐瞒,忙说了自己家里住址,那鬼官又问:“你和二龙山的胡丽萍是什么渊源?”

胡丽萍?二姨被问懵了。绞尽脑汁翻肠刮肚的想这个名字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的亲戚和朋友里有叫这个名字的。听这鬼官好像认识胡丽萍,可自己不认识啊。

见到二姨困惑的神情,那鬼官又声色俱厉的问:“你要是不认识她,她的尾尖狐毛怎么会在你身上?我已经嗅出她的气味,你别想蒙我。”

狐狸毛?二姨猛地惊醒,原来就是挂在自己脖子上的狐狸毛啊。还记得当时邓姑姑收服了两只狐狸的时候,硬逼着让他们把自己的尾巴尖毛给拔了下来,缝了荷包让自己挂在身上的。听这鬼官的语气似乎认识胡丽萍,好像渊源还挺深。自己是实话实说还是编个瞎话呢?要是实说,这鬼官听说邓姑姑欺负了胡丽萍。找自己报复,在人家地盘,邓姑姑又不在,可就吃大亏了。

于是二姨转了转腰子,想了个说法道:“这狐狸毛是我姑姑当年救了一条狐狸的命。那狐狸为了报答我姑姑送的。姑姑送我说是防身用。”

鬼官长舒一口气说:“我说呢,狐狸尾巴尖的毛是修炼的功力基础,怎么能随便送给无关的人。既然你姑姑救了我妹子,你说说你姑姑姓甚名谁。”

二姨将邓姑姑的名字告诉了鬼官。鬼官一阵乱找,却没找到。不由又以为二姨蒙骗他。二姨却知道邓姑姑已经隐姓埋名,从不说出自己的俗家名字和道家法号。这可怎么办呢?不得已二姨只好说自己姑姑是北极大帝名下弟子,自己年纪小,不知道姑姑的道号。那鬼官点点头说:“也是,要是不是修道的人,也不能教你来这的法术。只是你的那点道行就出来胡作非为,也太自大了。”

原来这鬼官是也是二龙山修炼成道的狐狸,只是因为兽类成仙的机会太少,不能登上天宫为官,只好来到这阴曹地府当个小官,倒也是清闲。按咱们现在的话说。是公务员编制了。既然听说二姨的姑姑是自己妹子的救命恩人,自然想办法帮二姨脱困。于是他问:“丫头,一会判官过来,肯定要问你为何来此,我家周判官平时是铁面无私,你要照实说是误闯,也得罚你个几年的阳寿,还得让你在这吃点苦头。不过这周大人却是个孝子。我教你个招儿,你家可有去世的亲人?”

二姨忙点头,说自己奶奶已经过世了。那鬼官一拍大腿说:“你就按我说的,就说是想念祖母。夜不能寐,才贸然用法术过来寻访。然后我在旁边给你求情,估计也就放你回去了。记住,回去以后可半点这边的情况不能说出去,否则亏了阴功,你也是要有苦头吃。”

二姨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。果然,一会那周大人过来,听了二姨声泪俱下的陈诉,不但没判罚二姨,竟然让鬼官找了册子帮她寻找奶奶可在阴间,如果还在就让祖孙见上一面。那鬼官翻了半天,说二姨的奶奶并无缺德之事,已经转入轮回投胎去了。阵他亚弟。

周泰人柔声对二姨说:“小姑娘,你奶奶有善德,已经投胎去了。你在家可以安心。以后不能随便使用禁术。这次我放你回去,回家后不能跟家人透漏半点这里的事情,否则我捉你回来也容易。知道?”

二姨忙答应,又道谢。于是那周大人派胡鬼官送二姨出城。走到半道,胡鬼官拉住二姨,递给二姨一个类似珊瑚珠的东西说,这个是他们修炼时采集百草炼制的丹药,可以解除阴毒。二姨以活人之体在阴间停留这么久,身体肯定有损伤,吃了这药可能会好些。二姨感激之情溢于言表,那狐狸却很大方的说:“别客气,我要这东西在阴间也没啥用了。倒是你回家以后,年节的帮我供壶好酒的了。就用黄表纸写上阴曹地府胡猛龙亲受就行。记着写明白了。不然送过来,一帮小鬼就强没了。以后你们送钱过来也记得写明白了,不然跟寄信写不明白地址似的,我们白跑腿,你们亲戚收不着,白便宜了野鬼了。”

扯了半天的闲话,他将二姨送出了城,有了他在身边,那些恶犬都不敢上前。走了一会儿,他忽然猛地推了二姨一下,说,回去吧。二姨一个趔趄摔倒,再睁眼时已经是快下黑了。自己还躺在炕上,就像做了一场噩梦。 姥姥和邓姑姑扛着锄头回家后,发现二姨病了。满脸通红发着高烧。姥姥忙用酒给二姨擦奔喽(额头),倒是邓姑姑一眼瞧到了散在炕边的自己的小册子。看到正翻在寻找故人这一页,心里吃了一惊。拿银针探了探二姨的血脉,发现应该是阴气入体。大概就了解了怎么回事。于是对姥姥摆手让她别瞎费功夫,自己自去画符解咒。

二姨整整调养了一个星期才好。邓姑姑也不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。终于二姨憋不住了想跟邓姑姑说时,邓姑姑却一摆手制止了她。

“二丫,你大概去了不该去的地方了吧?长个教训也好。这册子上的咒语都是禁术,我只是记录下来,我自己尚且不敢尝试,你就敢乱用?告诉你,寻找故人这咒语,这么长时间我只见我师祖用过一次,还是在非常之时。你能回来是你命大。那边的人没告诉你这次经历不准外漏么?你还敢提起。”

二姨一拍脑袋,自己就忘了不能跟别人提起的茬了。似乎只要邓姑姑在,她就很安心,什么话都可以和邓姑姑讲,似乎笃定就算有鬼差来捉她邓姑姑也能帮她挡回去。邓姑姑却摇头道:“你只是看到了我的本事,就觉得我厉害,其实人外有人天外有天。我的修为还不到我师父的一半儿呢。连借寿这样的法术都不能用出来。再说阴间鬼差按律法抓人,有本事谁又敢阻挡?就说这过阴的法术,我师祖用的那回,是本地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忽然得了疾病,家里人求师祖过去做法祈福。谁知道还没等师祖到呢,这老人来不及吩咐后事就咽气了。师祖掐指算来,这老人应该还有半个时辰的阳寿,想必是小鬼儿为了早点交差乱锁走了。于是师祖施展过阴的法术,去了地府找了阎王爷。因为我师祖在大帝座下是有名号和道碟的,阎王爷才网开一面的让我师祖将人带回来嘱咐后事。然后到了时辰立即就来收人了。就凭你一个小黄毛丫头去了阴间,道碟道号都没有,谁知道你是谁?直接扣住完事,谁还能找他们去评理么?”

二姨吐吐舌头,从此以后安分了不少,再也不敢肆意妄为。过年的时候,倒是记着给胡鬼差买了瓶二锅头。按照地址名字写了烧了。果然,第二天,那没开封的酒一点的酒味都没了,变得白水一样。

邓姑姑倒是对二姨说:“你撒了个谎,让人家救了你还给你药吃,就一瓶酒就谢了?要我说,以后有机会,将那两根狐狸毛还给他妹子吧。”真让邓姑姑说着了,二姨后来真的有机会上了二龙山。遇到了胡丽萍,这是后话。
《民间真实走阴差经历 二姨走阴的人真实事件》由我要咒语网资料整理与编写,转摘请注明出处。


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
  
  
  
  

©Copyright 51zhouyu.cn 版权所有
闽ICP备09035373号

当愿众生皆离苦 - 早生极乐成正果 - 还入娑婆度有情 - 不昧因果观自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