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蛊(110)血祭

到了山顶之后,那个老者对我们打了一下手势,让我们所有人都停了下来。

然后那个老者对我道:“你跟我走,其它人,你们想尽一切办法,尽量弄出最大的动静吸引住里面人的注意力。”

说完看了一眼众人警告了一句:“记住,如果你们没有把里面的人都吸引出来,那么。”他指指我道:“他就会因为你们的疏忽而丧命,我想,你们自己知道该怎么做了吧?”

呼玛有些怀疑的看着那个老者道:“那你们呢?你带他去什么地方?”

那老者冷笑一声道:“怎么,你现在还在怀疑我么?要不是我,你们早在河边就送了命!如果我想对你们有所企图,需要如此大费周章么?”

我心里虽然明知道这个老者肯定还有另外的企图,但是无法猜测他的用意。想想如果只是让他们吸引都刚部族的注意力的话,他们的危险系数倒也不是很高。

毕竟大海和老九等人手里还有着大批的重火力,虽然都刚部族的巫术神出鬼没,但是如果双方正面交战,相信大海他们还是占有一定的优势的。

眼下我们也完全陷入了被这个老者牵着鼻子走的局面,不到最后一刻,实在无法弄清楚他的目的。所以我想了想道:“那就这样吧,我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。你们自己多加小心。”说完我转头对那个老者道:“不过,我倒想问一句,你让我跟着你去,干什么?”

问这句话的原因倒不是因为我害怕,此刻既然已经来了都刚部族,我对生死早就不在乎了。我心里只有一个目的,尽快完成和这个老者的约定,杀掉酋长,那么逹亚就安全了!

那个老者却没有正面回答我的话,眼神凌厉的看了我一眼:“到时候,你就知道了!事不宜迟,你现在跟我走。”

说完对大海等人说道:“从现在起,你们数到一百之后,就开始行动,不能耽误片刻,否则——后果你们已经知道了!”

那个老者带着我和血妖童,绕了一段路之后,钻进了一个散发着霉味的山洞里。然后沿着弯弯曲曲的山洞,一直走了进去。

根据山洞里不断向下的路来看,我们似乎沿着这个洞,走进了山的腹地里面。

在刚走进山洞没多久,我就听到身后传来轰隆隆的爆炸声以及“嗒嗒嗒”的枪声,还有一些人的惊呼和怒吼声夹杂在一起。看来是大海他们那边已经动手了。

我虽然心里有些担心,但是眼下的我们完全就是别人的阶下囚,所以也毫无办法,只好走一步算一步。

大约走了十来分钟,山洞渐渐变得开阔起来,而且我闻到那种发霉的气味比刚才也淡了许多,更多的,却是一股似有似无的腥味传进了我的鼻孔。

同时我也看到,在山洞的石壁上,似乎隐隐发射出一种淡淡的,红色的光芒.

我心里一直在疑惑:这个老者,到底带我去什么地方?

同时,越往里面走,我也就越是觉得难受,似乎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无形的压力,让人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“好了!你的任务就快完成了!”当我跟着那个老者,走到山洞一个转弯的地方的时候,那个老者突然停下脚步,转头看着我。

而我也隐隐听到,似乎在转弯之后的地方,隐隐传来一种让人心里发毛的呜呜声,听起来,有几分像是女人的呜咽。而且,在那个转弯处,似乎还有一种比这里的那种红色妖异得多的红色光芒,似有似无的在我眼前晃动。

可惜的是,我还没有机会来得及看清楚,那个老者就突然对我出了手!

他衣袖一挥,卷出一道红色的气雾,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。

等我醒来再次看到他的时候,他站在我面前嘿嘿冷笑:“看在你对妖王有功的份上,我今天就亲眼让你看看妖王出世!”

我甩了甩湿淋淋的脑袋,才赫然看清楚:自己浑身上下,居然全是血!

“你!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我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抓那个老者,却发现自己被牢牢的绑在了一根柱子上。

“哼哼!你放心,你身上现在流的,还不是你自己的血……我只是,”说着他用手指着我的脚下:“用血池之水把你浇醒了!”

——血池之水?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,几乎再次晕厥过去!

天!我现在看到的,是一副什么样的景象?一瞬间,我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传说中的十八层地狱!

那个老者说完,就闪身钻进了旁边一个洞里。

而我也看到,那个老者所谓的“血池”,就在我的脚下。而我只低头看了一眼,就闭上眼睛不敢再看下去!

现在的我,是被一根木头柱子绑在一个同样是木头搭成的架子上。而在那个架子的下面,就是一个大约两丈见方的池子。

池子里装着的,居然全是鲜血一样散发着血腥味的红色液体。除了鲜血,还有什么东西能散发出让人如此心悸的气味?

而且,在那些鲜血里面,居然还漂浮着大大小小不下于二十个——骷髅头!

那些骷髅头不知道在这里面泡了多久,早就被血液侵蚀成和池水一样的血红色。而更为诡异的是,那些骷髅头居然像是活的一般,时而沉下去,时而浮上来。

这时候我心里又有了一个问题:我看到的只是浮在上面的大约二十来个,那么,这个池子会有多深?

——装满这样一池子的血,那需要多少人……

我没有再想下去了,因为,就在我想着这些问题的时候,那个老者又从洞里弯腰走了出来,而且手上似乎还拖着什么东西,我定睛一看才看清楚、:他拖着的,居然是两个女人,准确的说,是两个女人的尸体!

两具尸体看起来都很年轻,看样子生前年纪绝对不会超过二十岁。而更让我吃惊的是:那两具尸体居然是赤裸的!

那个老者就像是随意的拖着两截木头一般,抓着那两具尸体长长的头发,就那么从一个洞口里拖了出来。在老者的拉扯下,那两具尸体的五官都有些变形,我猛一看去,就看到那两具女尸的脸上,因为头皮被头发的拉扯而眼皮也被拉开了几分,似乎还活生生的看着我!老者浑不在意,似乎有些吃力的拖着尸体缓缓的,走向了血池。

尸体拖过地面,发出一种“嚓……嚓”的声音,而且我也看清楚,随着那个老者的拖动,那两具尸体背上的皮都被地上的石头磨了下来……

那个老者似乎连看都懒得看一眼,把两具尸体拖到血池边上之后,像是丢垃圾一般,随手扔进了血池。

“扑腾扑腾”两声过后,血花溅起老高,两具尸体在血池中转了两个圈,然后像是很不甘心一般,缓缓的,沉了下去……

我的心也像是跟着这两具尸体一起,沉了下去。因为从眼下的情况来看,这个血池的深度,远远超乎了我的想象……

我突然觉得一阵恶心,险些吐了出来。

那个老者看了看血池,像是完成了一件满意的作品一般。然后,又走上架子,站在我的面前:“阴尸开路,阳血为引。”说着抽出腰间的一把匕首,意味深长的看着我道:“现在,我要向你借点东西了!”

我情知不妙,刚想挣扎,他却忽然伸出右手,用中指在我额头上迅速的弹了三下。

然后,我也不知怎么着,就突然安静了下来。看他拿着刀子站在我面前,死甚至还面带微笑的,看着他。

他伸出手,在我面前晃了几晃,嘴里也不知念叨了几句什么东西,然后,就拿起我的左手,迅速的,用他手里的匕首在我手腕上,割了一刀!

然后,我就看见自己的手腕上,鲜血像是被人用手压住的水龙头里的水一般呈雾状喷出来两尺多高。我甚至还听到鲜血冒出是发出的那种“嗤”的声音。

但是奇怪的是,我心里一点没有感到害怕或者慌张。而手腕上也丝毫没有传来一点痛的感觉!我甚至觉得:这样流血,似乎……很好玩?!

同时我心里也有个声音在喊:你在流血,你应该呼救,不然你会死的。等到血流干了之后,你就会死了!

但是,我还是微笑着,看着自己的血似乎开始因为流得太多而失去压力,渐渐的变得缓慢了下来。

这种感觉,如果说非要用一种贴切的方式来形容的话,那么我想,那就像是吸毒一般,明知道自己会很快走向死亡,但是却又沉溺其中……

和吸毒不同的是:我奔向死亡的速度,显然要快上几万倍.

我一直微笑着,盯着自己的手腕。渐渐的,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……

这时候鲜血已经呈流水状从我的手腕上,沿着虎口和手背缓缓流下,我觉得四周忽然变得很安静。安静到我完全能够清楚的听到自己的血滴落在血池里的那种清脆的“叮咚……叮咚……”声。

看着自己越来越苍白的手掌,我也能清楚的知道:我就要死了! 《金蛊(110)血祭》由我要咒语网资料整理与编写,转摘请注明出处。


上一篇:降头术简介 | 下一篇:金蛊(111)囚徒
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
  
  
  
  

©Copyright 51zhouyu.cn 版权所有
闽ICP备09035373号

当愿众生皆离苦 - 早生极乐成正果 - 还入娑婆度有情 - 不昧因果观自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