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咒语大全首页 > 中国贵州黑苗族神秘探访时录

中国贵州黑苗族神秘探访时录

下蛊,一直被认为是电影情节瞎掰的重鹹剧情。而在科技进步的今日,除了相信「下毒」一般年輕对「下蛊」应该多会嗤之以鼻;不过在活生生的现實面,还真存在著。会玩蛊術的地區,在中国应该是「苗族」。

不过,因蛊術的传承并未如電影情节中的描述,所以现在能见到的「神秘苗族蛊术」,据貴州苗族长老說:只剩简单的「自卫之术」而已。

苗族长老对苗族过去「精通」蛊术,虽多仍赞扬与坚信,但实际经历过的苗族长老,除了听老人们讲过传说故事外,迄今仍只是听过传说故事,谁都沒有亲眼見过。

今年八月中,南投縣教育人員组团前进「黔西南」孝察;其考察行程中就由貴州省政府安排进入屬于偏遠且神秘的「鯉魚壩」,与黑苗族人对話,甚至由黑苗族妇女表演该族的「精彩技艺」;而在考察中,黑苗族长老就講述了有关蛊术的一段故事,进而证实目前的苗族,依旧留传著简单的蛊术。

黑苗族长老告訴考察团人员,目前依舊传承著的苗族蛊术,完全是自衛技术,並非外传的「下蛊害人」。基本上,有关的苗族蛊术,也都是為了自卫而下蛊,不会是電影情節中的「对付」負心人而让負心人「吃下」大大的一條「蛊虫」,进而再念咒語或打著蛊鼓让吃蛊虫之人,痛苦不堪。

苗族长老說,苗族过去都居住在深山中,而每座深山幾乎都是原始林所在地,非但樹林陰森,且動物特多;在这種環境下,苗族人经常受到攻击而喪命。而这種惡劣的生活環境,更经常在常年下雨而造成腐朽之氣揚升,让苗族住地有著無法抵擋的「瘴氣」。

甚至,因苗族人数量过少,若女子獨处或獨行,一遇外來族群,经常会被欺侮;于是,苗族的老祖宗即以生活環境的動植物特點,研究出蛊材,让欺侮苗族婦女者,無法欺侮得逞,甚至痛苦萬分。

其實,这些所謂的「蛊材」,即是一些会让人体敏感或发痒的素材。这些動植物素材,经族人制作成蛊毒后,塞藏于苗族人的长指甲中,一旦受到攻击,即將被指為蛊虫的发痒粉末,由指甲內抖进对方的身体內,撒在皮肤上,让对手发痒或剧痛难忍,便可趁机立刻逃离现场。这就是目前较多人证实的「苗蛊」做法。

除了中国内地的贵州,在台湾也出现过蚂蝗,原來被指为下蛊材料;在传說中,古时候的蚂蝗,並無今日发现的巨大,如細線般的生活在水中,一旦人入水中遭到吸住,蚂蝗会钻入手脚上的毛细孔,且一直进入人体,若人一发现用手要將它拉出,断了身体的蚂蝗,会在人体與血管中继续存活,且在血管中寄生,进而搗毀人的器官結構,让人一路走向死亡。

苗族的这个对蚂蝗恐怖说法,在近代医学界已持不同看法,但对发现蚂蝗钻入人体後,如何取出,卻有一致的观点;即是一发现被蚂蝗入侵,立刻取出打火机或取到火,直接近烘蚂蝗即可,蚂蝗一剧热,会迅速向后退,且立即离开人体,如此即可不费吹灰之力,驱逐蚂蝗。

而在台湾,对蚂蝗的尊称,就是在水中经常可发现的水蛭;只是台湾水蛭,一直是体態頗大,雖也会在吸住人体皮肤後,也会想钻毛細孔进入人体,但因身体太大,几乎都没法得逞,所以被台湾水蛭入侵,不难处理。

《中国贵州黑苗族神秘探访时录》由我要咒语网资料整理与编写,转摘请注明出处。


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
  
  
  
  

©Copyright 51zhouyu.cn 版权所有
闽ICP备09035373号

当愿众生皆离苦 - 早生极乐成正果 - 还入娑婆度有情 - 不昧因果观自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