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咒语大全首页 > 金蛊(2)深山里的夜晚

金蛊(2)深山里的夜晚

  第二天一大早,马路早早醒来为我检查了一遍身体,脸色说不出的凝重。
  而我由于昨晚的一场惊吓,加上肚子里的东西时不时的蹿动,基本是没睡什么觉。从床上坐起来,我感觉自己背上似乎黏住了什么东西。马路一看,脸色顿时变得毫无血色。
  我吃力的回头看了一眼,看见原本洁白的床单上全是我身上流出来的的黄色液体。原来刚才黏在我身上的,是整张床单。
  马路为我拉下床单的同时我在想:如果我要脱衣服的话,是不是会将身上已经如豆腐渣一样的皮也一起脱下来呢?想到这点,我忍不住惨笑了一下,浑身一阵战栗。
  为了不让马路担心,我还是不动声色在他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站了起来。等马路收拾好东西,我看着前面一望无际的森林,心里升起一种绝望的感觉。
  今天五月十一了。
  我只有不到三天的时间。如果找不到那个老太婆,我就死定了。
  本来在我的印象中,那个地方离我们现在的位置应该一天左右路程就能到。但是我却忽略了很严重的一点:我现在走路的速度,远不及平时的一半。
  而且我脆弱的皮肤根本经不起森林里的树枝花草的摩擦,一碰到哪怕是小小的一根花花草草,我身上就会连皮带肉的掉下来一块。
  为了保护我的脸不被损伤,马路用一个纸箱挖了两个孔套在我头上。而他则要一边用刀把路上的花草树枝清理掉,一边还要照顾摇摇欲坠的我。半天下来,他已经浑身被汗水湿透直喘大气。这样一来,更是减缓了我们前进的速度。
  我看的心里不忍,用很微弱的声音道:“马路,你休息一会吧!”
  马路头也不回,疯狂的挥动着手里的刀,一边开路一边闷声道:“不能休息了,我们这样下去,后天能不能找到那个老太婆还不一定!”说完马路抹了把脸上的汗水,我看到了他手臂上被树枝划破的一条条血迹斑斑的伤痕,忍不住喉咙一阵哽咽:“谢谢!”
  “等你好了,用行动来表示吧!”
  “没问题,就怕。。”
  我还没说完,马路就打断我的话:“等我们回了上海,你要请我吃一个月的海鲜鱼翅!你要是敢反悔,就不是我朋友!”
  我眼眶一热,眼泪就流了下来:“没问题!一定请你吃!”
  马路见我情绪低落,一边费力的在前面开路,一边不停的找着各种各样的话题和我说话。其实马路是个不怎么爱说话的人,今天一天下来,他和我说的话起码比以往一年加起来说的话还多。
  我没有拒绝他的好意,因为我想,如果现在不好好和他多说说话,也许以后,就没有机会了。我很明显的感到,我眼睛里流出来的眼泪,居然也是黄色的粘液。。。
  天又一次的渐渐黑了下来,我计算了下我们今天一天走的路程,大约十公里左右。马路累的瘫倒在地,眼睛往着森林深处的地方。背对着我发出了一丝很轻的叹息。
  “算了。”我心里也完全绝望了:“我们就在这里歇息吧!”
  马路艰难的站了起来:“不行!早一点找到你就少遭一点罪!”说完继续挥舞着刀,又冲了上去噼里啪啦的一阵乱砍。
  “马路,我。。我恐怕没有机会请你吃一个月的海鲜了。。”
  马路回头:“别胡思乱想,你坚持一下,我们找到那个人就好了!”
  我觉得力气一点点消失:“对。。对不起。。”用力说完这句话,我就眼前一黑,我整个人软了下去。
  晕倒之前,我看见马路把刀一扔,大叫了一声睁着血红的眼睛扑了过来。
  * * *
  朦胧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睁开眼睛一看,发觉还在我刚才晕倒的地方。马路见我似乎动了动声音里带点惊喜却又似乎带点哭腔红着眼睛道:“你,你醒了!”
  我无力的叹口气:“是啊,居然醒了。”
  马路擦擦眼角:“你饿不饿?想不想吃点什么?渴不渴?”
  我摇摇头:“不用了。”
  “那你休息一会,我守夜!”马路说完就拿出刀子,警惕的四周检查了一番之后然后把野外照明灯挂在了树杈上。看着马路被我拖累,我心里一酸,恨不得自己马上死去。
  那该死的东西又在动了,一阵悲哀涌上心头,我随手抓起了一根树枝,对准了自己的肚子!
  ——反正都要死了,那就早点死吧。不要再拖累别人……
  就在我握紧树枝,准备刺向自己的肚子的时候我却突然发现,在马路的背后,出现了一个东西。
  那是—— 一条蛇。
  “别动!”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了一句话!
  马路见我这么一叫,马上停止的手里的动作僵立在原地,看样子他已经很警觉的擦察觉道了什么。
  我喊出了一句话之后,吭哧了好半天才回过一口气:“蛇!你后面!”
  马路轻轻道:“好!你别动,我能解决!”我就算想动却也是动不了了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马路和那条蛇一前一后的对峙。
  幸好马路把灯挂得比较高,灯光所能照到的范围也就大了许多,我才能看见他身后的那条蛇。
  远远的只见那条蛇盘伏在马路砍倒的草丛上面,不断吐着口中红色的信子。从三角形的头部以及蛇身色彩斑暔的样子可以很容易的判断出:那是一条很毒的蛇!
  马路半跪在地上,手里拿着一尺来长的刀。那条蛇缓缓的抬起了头准备攻击!我挣扎了几下,却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。
  马路还是半跪在地上,他的头正缓缓的,缓缓的转了过去。。。
  而就在这个时候,那条蛇突然就动了!整条蛇都飞了起来,对着马路的脖子弹了过去!
  千钧一发!
  就在那条蛇刚弹出来的时候,马路突然身子一歪就躺在了地上,然后手上的刀对着蛇飞过来的方向一抡!
  嚓!
  整条蛇被砍成了两截,掉在地上不断的扭动。而前面半截掉在了地上之后,挣扎了几下居然又甩过蛇头,张大嘴巴露出两颗长长的毒牙,似乎还想冲向马路。
  不过由于被砍掉了后面半截,蛇的速度也慢下来许多,马路看准机会,又是一刀下去!终于,整个蛇头连着脖子被马路从中间劈开,半截蛇身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。马路抹了把头上的血水,奋力的提起一脚踏在了已经被他劈开的蛇头上。
  呸!他妈的!
  我松了口气,缓缓放下自己抬起的脖子。现在获救的希望是越来越渺茫了,要是马路再出什么意外,就算死了,我都不会安心。
  马路在泥土上擦干刀口上的蛇血,走到我面前给了我一个安慰的笑:“没事了,早点休息吧!”我无奈的闭上了眼睛,一静下来,又感到肚子里的蠕动。
  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:全身上下的皮肤里,都有种东西在慢慢的流淌出来。。。。
  似乎全身的精神力也正在从身体里,随着流出来的那黄色粘液一点点消逝。睁开眼睛,看了一眼刚才自己抓在手上想要对着肚子刺下去的那截树枝。我动了动手指,却发现现在连握紧它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  也许根本不用我戳穿自己的肚子。也许今晚闭上眼睛,就再也不会睁开.
  快了,我就快要死了。我似乎看到自己以前经历过的种种。
  ——相爱的女人。
  ——唠叨的爹娘。
  ——黑着脸的上司。
  我的房间、我的床、我的一切。
  最后我又看见了那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,说着我听不懂的话。然后她枯瘦如鸡爪般的手端着一碗水,递到我面前。
  碗是黑色的,里面的水很清。
  我端起那碗水正要喝下去,却忽然看见碗里倒映出自己的影子。然后,我看见自己的眼珠突然掉进了碗里!
  ——我看着自己的眼珠瞪着我!
  整碗水被我的鲜血染红,等我仔细看清楚的时候,那水却又变成了泥黄色。
  ——就如我身体里流出来那种。
  我一把扔掉那个碗,挣扎着想要逃跑,却又听见马路撕心裂肺的在呼喊我的名字。我回头一看,被自己扔掉的那个碗,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马路的头颅。
  那头颅被我摔成了两半,却又偏偏能喊出我的名字!
  “啊!!!”我想要大声叫喊,却发现脖子似乎被一种看不见的东西紧紧扼住。
  我用力挣扎,挣扎!
  然后,睁开眼睛,看见了一脸惶恐的马路正焦急的喊着我的名字:“浪子!醒醒!浪子!你怎么了?!”
  我刚想说话,却觉得喉咙里有点发痒。想要剧烈的咳嗽,却害怕一不小心就把舌头咳断掉。只好轻轻的按住喉咙,用一种嘶哑到听不清楚的声音说道:“没。。我没事。”
  说完我开始大口的喘气,然后努力的摆了个笑脸给马路。

  ——我又一次醒了。    我不知道该感到悲哀还是高兴。我还年轻,我并不想现在就离开这个世界。
  ——可是这样活着,和身在地狱有什么两样?
  虽然肉体上丝毫感觉不到疼痛,但是当看着自己已经“腐烂”的身体的时候。我知道我就算不死,也已经站在崩溃边缘了。
  这种折磨,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。如果不是马路在我身边,看他为了我付出了这么多,我可能早就自己了断了。
  我还有朋友,我还不想死啊!!
  想到这里,我忍不住心里的激动。一种求生的欲望前所未有的强烈。我用一种哀求的目光看着马路:“马路!我。。我不想死的!”
  马路红着眼睛,转过头去擦了把眼泪:“我知道,你不会死的,你等我!我去帮你把那个该死的老太婆抓出来!“说完就转身冲了出去,不过马上他又停下了脚步,回头走到我身边很坚定的说道:“浪子!你在这里等我!你一定要等我!”
  我绝望的摆摆头:“不!不要!马路……谢谢你!我……咯咯。我……你答应我……如果我死了…你,你马上回上海……”
  “不行!你不能死!你不会死的!”
  “你…你听我说。”我打断了马路的话:“你要是…一个人去……去里面…我怕,怕你也会中蛊……反正我已经……没……没救了…你……”
  “浪子!啊!!”我话还没说完,就听到马路疯狂的一声大叫。
  然后,整个世界就消失在我的眼前。 《金蛊(2)深山里的夜晚》由我要咒语网资料整理与编写,转摘请注明出处。


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
  
  
  
  

©Copyright 51zhouyu.cn 版权所有
闽ICP备09035373号

当愿众生皆离苦 - 早生极乐成正果 - 还入娑婆度有情 - 不昧因果观自在